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迷姦妹妹

时间:2018-01-27
我的名字叫:林望毅,我的妹妹小我5岁,长得可人无比,名叫林佩绫。
在这个暑假中,我竟然对自己的妹妹——也就是平时我最宠爱的佩绫,做了一件改变我们之间关係的一件大事:我竟然对自己的妹妹使出了最下流的手法:「迷姦」,并还录影存证来胁迫其听命于我,但我个人却对这种关係感到兴奋极了!
究竟为什么我会这样做呢?在大家的眼中我是一个很疼妹妹、很照顾妹妹的好哥哥,在家人、朋友的眼中,我几乎对妹妹已到了溺爱的程度了。但我自己知道,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好哥哥,从小就不知道为何的对妹妹的肉体有着极高的性緻。
在小时候,这股慾望尚可压製,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股慾望也跟随着而成长,渐渐的我压抑不住了,我常藉以各种机会来碰触或是窥视妹妹的肉体。
每年暑假我一定会带着妹妹去学游泳,而且都一定学最早的班级,我每次都藉着在那简陋的更衣室外行保护之责,但却监守自盗、自己看个过瘾。每当我贴在门缝中窥看着佩绫那日益成熟的身体,心里都一直想着何时才能拥有这日渐美丽的身体。
在上课之时,因为是早上6:00的课,所以老师几乎都随便教教就回去办公室喝茶、吃早餐了,再加上早上的学生很少,所以只剩下几只小猫,东游西游的,好不轻鬆,而我就趁此机会,以教导可爱的妹妹泳技为由,实则变相的吃豆腐之计。
像藉着教其打水为由,却正大光明的看着其两股之间的律动,看着那因水而紧贴在密部的泳衣,那清晰的痕迹足以令我赏析到那秘密的肉缝,看的我血脉贲张,真恨不得将泳衣撕碎;接着我更利用教其仰式时,一边牵引着妹妹那细嫩的手,一边则专注的注视着那突出水面的胸部,及最高峰的突出点,唯一不同的是随着佩绫年纪的成长,那两股之间偶尔有会看到几根鬈曲的阴毛以及日渐隆起的胸部。
但随着佩绫升上高中后,因结交了不少好友,而渐渐地和我有点疏远了,不再像以前一般的无所不谈,甚至连最基本的抱抱也都不见了,甚至还听到传闻,有几位男生正努力的追求着妹妹。
眼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就即将与我渐行渐远了,我的心里焦急异常,可是又苦于无可奈何,我总不能捧着一束花,去对她说:「我爱妳」吧!这样保证我一定会被赶出家门。
就在这种心情很差的状况下,我緻力于课业上的研究,我唸的是化学係。
在我大三的那一年,我凭着这种话悲愤为力量的心境及自己的聪明才智,竟自行研发出强力的「哥罗芳」以及所谓的强姦药片「FM2」;本来我试想打算将其毁之的,但想想就算得不到佩绫,也还有其他人啊,于是我便利用实验器的仪器,自己做了不少製成品。
但就在我快要放弃对妹妹的野心时,上天竟给了我一次机会,那就是我的父母要趁佩绫升高二、我升大四的这个暑假去环游世界三个月,他们俩当然很放心的将妹妹留给我这个非常宠爱妹妹的人照顾了,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连佩绫的肉体与精神都一并好好的「照顾了!」
7月1日,今天就是我的父母去环游世界的日子了,他们把存款簿和印章交给了我,并交代我要好好的照顾妹妹后,便开心的搭机出国了。在开车回家的途中,我的心里充满了高涨的情慾,脑袋中想的是如何得到那我朝思暮想的肉体。
一回到家,看看时间才下午三点,而佩绫因今天毕业典礼,典礼结束后则打算和同学去逛街,大概8、9点才会回来。此时我的心中已经酝酿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既可以狠狠的姦淫佩绫、又可让他害怕男人,不敢和其他男生一起出去玩,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绝对不会被怀疑。
9:30分,佩绫以轻快的脚步走向家里,嘴边还清哼着歌曲。忽地有一条人影看到佩绫走向电梯时,猛快的爬着楼梯向上奔驰至8楼,一边奔跑一边套上头套、手套,不一会,那位不知名者已经气定神闲的站在8楼的电梯门边,看着一路直升至6楼的电梯,他缓缓的从口袋中取出一条手帕交付左手,右手则握紧拳头。
「哔∼∼」的一声,电梯门开启了,佩绫依然一副轻快的模样,丝毫不知道大难临头。当她一走出电梯时,那位不知名人士,迅速地从后方逼近她,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以手帕掩住其口鼻,右手则仅仅的抱住她的身躯、包含两手在内,只见佩绫剧烈的挣扎一会儿,便昏迷无力的倒在那位人士的怀里了。
接着只看到那位不知名人士,急忙地从腰掏出钥匙,抱着佩绫进入家门了。一进到家门,连忙将大门锁紧,一脱下头套、手套后,一看,就是我嘛!
原来当初我所想到的计划就是:为了避免自己受到怀疑,而又要姦淫妹妹,所以我决定先在外面将佩绫以自製的迷药迷昏,再快速的拖进已经过我改装的房间尽情姦淫,这样一方面可以藉安慰她的机会,再寻找另一下手的时机;另一方面,更可以使佩绫害怕男人的接触,所以就不用怕有人在此绝佳良机来干扰了!
(至于我要如何建立我的不在场证明,下一部会说明。)
当我一进家门后,我马上将身上所穿之衣物,包含头套、手套都一併以火烧之,完全不留下任何证据。接着我把昏迷不醒的妹妹,抱进我特别精心设计的房间,也就是我原本的房间,只见我的房间内摆了一张大床,和一张沙发,我把原本的家具都搬到客房去放,再将墙壁上全部用新的壁纸贴上。
接着我把佩绫轻放在沙发上,我望着已昏迷不醒的妹妹,心想就算我现在对她做什么,佩绫都是没有知觉的。
于是,我把佩绫再度抱起,让佩绫整个人面朝下、背朝上的趴在沙发上,接着我把佩绫的屁股抬起,并跨坐于她屁股后面;我看着那高高翘起的屁股,缓缓的将裙子掀起,佩绫那雪白的大腿、美妙的肉体曲线,看得我慾火中烧,不由掀至看到内裤包围在那小巧浑圆的雪白部位。
原来妹妹都是穿着粉红色的卡通内裤啊,沿着股沟内裤上印着一只可爱的企鹅。我沿着佩绫的美腿,一寸一寸的抚摸而上,就像在对待一件宝物般的细腻,当我的手掌到达其阴部时,我把整个手掌紧贴其阴部,像是在宣告我是此处的拥有者一般。
我以右手的食指及中指,隔着内裤在其尚未开启的阴部大肆虐动,只见我的手指沿着那紧闭的肉缝来回的抚弄,然后我摸到了一颗小突起物,我用手指轻轻的揉了一下,再重重的压了一下;我感觉到了佩绫的身体动了一下,而且从她那已昏迷状态中的嘴,也轻逸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似乎是得到了很强烈的快感。我的另外一只手,当然不堪寂寞的在佩绫的屁股上搓揉,那绝佳的弹性、绝妙的触感,真是令我爱不释手。
因为佩绫尚是处女,所以我打算先让她有一次的高潮、以及我个人的一次射精后,再来好好的用我那粗状的阴茎来好好的为其开苞;这是因为听说,男人在第一发射精后,龟头的感度会稍微降低,那再下一次的性交便能较为持久,女人则反之。
由于佩绫的姿势是将整个屁股面对着我,于是就可以看见我的手指,沿着内裤的边缝将手指深入里面,不停的来回在肉缝上的抚摸,更是重点式的对那敏感之阴核一边抚弄、一边轻弹;另一只手则慢慢地在内裤外以食指向其肛门慢慢的深入、拔出。
在我这种重点爱抚攻势下,不一会,佩绫的身体震了一下,从她那尚未开启的肉缝则缓缓流出大量的爱液,濡湿我的手指及佩绫的内裤底部,看来,佩绫已达到第一次高潮了。
接下来,我把佩绫整个人再度抱了起来,这次将佩绫抱到床上,让她仰躺在床上,此时的我对着佩绫那鲜红的双唇紧贴上去,我先用舌头绕着她的唇边,小心翼翼的舔舐着,接着,我狂野的以舌头伸入佩绫的嘴内,不停地与佩稜的舌头纠缠、并彻底、激情的探索佩绫的嘴内,做最深情的一次深吻。就在我将舌头从其嘴内退出之时,一条双方唾液形成的丝线,从我的舌尖连至佩绫那为微张的嘴中,再慢慢的垂下、掉落在佩绫的脸上。
接下来,我缓缓的解开自己的牛仔裤,释放我那早已勃起至极限的阴茎,然后我再将佩绫翻个身,让佩绫趴着,并把佩绫的头置我的两股中间,接着我将佩绫的头小心地抬起,準确的将阴茎插入佩绫那温暖的小嘴,接着我慢慢地在其嘴内抽动。但此举并不能带给我达到高潮的感觉,但佩绫又尚在昏迷中,不过如果佩绫没有昏迷,我想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将阴茎插到我那盼望已久的樱桃小嘴中。
闲话休提,我用两手抱住佩绫的头,配合我抽动的节奏,一来一往的上下晃动,那温热的小嘴再加上规律、又带着刺激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已快到了极限,于是我再快速的抽动了几下,便全部射到妹妹的嘴里了!
只见我发洩过的阴茎,退出佩绫的嘴巴时,那浓稠的精液也随之从佩绫的嘴角慢慢的低垂着,形成一幕令人慾念大发的场面。我那才刚射精的兵器,更是重振雄风,甚至比刚刚还要粗壮,我已经忍不住了!
我看着佩绫那尚算完整的衣物,我先将其外套脱去,接着我粗暴的将其钮扣用力一扯,上衣的钮扣完全被我拉开,我也顺势的将佩绫的上衣脱下。哇!穿着衣服真是看不出来,原来佩绫也是波霸型的人,我忍不住的用手隔着那粉红色的胸罩从胸部下方,以手掌托着佩绫的乳房,我的手竟然不能一手掌握住佩绫的乳房,这样看来佩绫大概有D罩杯吧!
我看了看胸罩的形式,原来是前开式的,我手一伸一压后,整个胸罩便打开了,我当然马上把胸罩褪了下来,方才还被衣物遮住的美乳,此时整个都暴露在我的眼中了。那嫩嫩的雪白再加上一抹的嫣红,最令人讚叹的,还是佩绫那乳房的形状,虽说是D罩杯,却完全没有下垂的迹象,乳首朝上直直的耸立,形成了最棒的形状。
我的双手早已在妹妹那吸引我的乳房上不停的搓揉着,一会而沿着乳房的边缘以手指向上托,看着浑圆的胸部不规则的抖动,真是一副绝景,那双手握住这白嫩嫩的乳房,感觉真是太棒了!看着那形状不断在我手中改变的乳房,我决定用嘴来嚐一嚐味道到底如何呢?
我伸出舌头,在白嫩嫩的乳房上或舔或吮,在那雪白的圣地,我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我在那里烙下了无数个深刻的吻痕,这样不但没有破坏那清纯的美感,反而还增进了些许的艳丽。再来我用舌尖沿着那粉红的乳晕,沿着那小小的圆形不断的舔弄,最后我用整个嘴含住了乳头,用舌尖不停的逗弄着、吸吮着,我感到佩绫的乳头在我的嘴里慢慢的挺立起来,我才离开她的胸部。当然,在我的舌头努力之时,我的手更是在佩绫那以赤裸的上半身,放肆的作更进一步的爱抚动作。
我看到佩绫依然穿着裙子及内裤,心想反正今天已打定主意要姦淫她了,也不用太在意了,所以我俐落的脱下佩绫的裙子,在看到佩绫那双美腿后,我更是从心里感谢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姦淫她的机会,才不至于把如此好吃的美食拱手让人。
最后当我把那上面印着企鹅的内裤脱下,沿着两腿的间隙间褪下之时,我一看到那精緻美艳的阴户时,我的肉棒可说是硬到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地步,佩绫的阴户长着几根稀疏的阴毛,再加上尚未有人开採,虽然刚刚有爱抚过一次,但那艳丽的花瓣根本就尚未开启,于是我将佩绫的双腿用手撑开后,整张脸贴近她的阴户,伸出舌头,沿着肉缝来回的舔弄,像是一只採蜜的蜜蜂一般,在花丛里不停的採蜜。
光是如此的舔弄,我觉得好像还缺少了什么?于是我用双手将肉缝从两边拉开,那黏稠的爱液就从被我拉开的肉缝处流了出来,濡湿了整个阴部,在灯光的反射下,显得十分淫靡。接着,我再以舌头深入那以湿润的密处彻底的舔弄,随着我的舔弄,佩绫的嘴里也溢出了小声的呻吟,当我在阴核上以舌头逗弄时,佩绫的叫声更是令我疯狂。
我以食指深入阴道内,确定里面已经够湿润了,可以承受我的大肉棒之时,我便快速的将阴茎置于其阴道口,我把我那已怒涨不已的阴茎,缓缓的插入佩绫那既湿润又温热的阴户中。
龟头的前端才刚从妹妹那微开的小穴插入时,我感觉到那处女圣地的狭隘、紧绷,就好像在保护着妹妹一样,不过这层的防护也即将在我的淫虐给毁了,我向前用力一刺,便将佩绫体内代表纯洁的处女膜给戳破了。看着鲜血缓缓的从阴道流出,我的心理闪过一阵愧疚,再看看佩绫那皱紧的双眉,更是说明了即使在药效昏迷中,破瓜的痛楚依然是无可避免的。
但是,我的肉棒紧紧的被那嫩肉包围着,被包住的快感胜过了我心中些许的悔意,我把注意力完全的拉回姦淫佩绫的大事上。我缓缓的从佩绫的体内退出,再用力的向小穴插入,在我插入的同时,我感到龟头前端像是顶到了底,这样更增添了我的兽性。
我像是发狂了一般,用两手将佩绫的腿抬高并张开,使小穴整个暴露在我的眼前,接着我用肉棒在小穴中快速且大力的冲刺,每次的冲刺均带出佩绫那浓稠的爱液,滴湿了在佩绫屁股下方的床单。注意听,还可以听到佩绫因兴奋所发出的呢哝「嗯……嗯……嗯……」的哼声,跟着我的肉棒突进而呻吟,可见她是有多大的快感。
在我忘我的攻击之下,佩绫的身躯逐渐的泛起红潮,我想是佩绫兴奋的最好证明。我的肉棒在佩绫那昏迷的肉体恣意的进出、姦淫,在那紧缩的小穴中得到了超高的快感,看着我的肉棒在那梦想已久的肉体内,我感到肉棒又变得更加坚硬了,而我的腰也更加快速的抽动,就像要把这几年对妹妹的遐思,一次发洩完的样子。
忽然一阵酥麻从龟头处传来,接着又是一股想射精的冲动,我好不容易压抑下来了,继续在佩绫那温湿肉壁中反覆穿刺着。不期然的,佩绫的小穴忽然紧绷起来,佩绫的呼吸声也急促了起来,原来是又要高潮了。
此时我也不想再强忍注射精的冲动,我再用力的突刺几下,便将精液完全射在佩绫的花心上;只见佩绫高声叫了一声「啊……」接着身躯向上一挺,阴道内也喷出一股阴精,整个淋在我的龟头上。
我喘了几口气,将已软化的阴茎从佩绫的体内缓缓退出,看着那微肿的阴道口,我才领悟到刚才的我实在太粗暴了,不过这样的粗暴才符合一个强姦犯所做的事。在我退出的同时,精液及爱液又带点血丝的白浊混合物,一股脑地从阴道内流出来!
这么淫秽的景色,像是一剂强烈的春药,融化在我的身体里,只见我那已射了两次精的阴茎又再度膨胀了起来,我原本想把阴茎再度插入小穴内,但看着那微肿的小穴,我也不忍心再插入里面恣意插弄。
于是我把阴茎放置佩绫那仰躺身躯的胸部中间,把勃起的肉棒置于乳沟处,我的两手则从那高耸的乳房侧边,向中间挤压,把我的阴茎紧紧的用美乳包住,接着我当然用力的在其乳沟间冲刺摩擦,不一会,我便将白浊的精液射在佩绫的脸上及那美丽的嫣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