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五十章 媚眼狐狸

时间:2018-02-08
眼看着上了一个多月的课,时间进入了二月份,春节快到了,大家在忙活了一年以后,终于等到这个全国性的休息季节,缺席的开始出现了,上课时候显得有些稀稀拉拉的,老师也有些懈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的工作随着进入岁未也有些忙,加上这额外的功课,生活比以前紧张了许多,但我的学习热情还是很高,在雯丽和玉凤的贴身交流辅导下,进步很快。只是班上和其他同学的关係有些疏远,女同学可能都对我有了成见,而杨威被选成了班长,男同学自然和他贴在一起,我们三人有些被孤立的感觉。我倒觉得没什么,雯丽和玉凤觉得多少有些不太舒服,但也没有别的办法。
  春节前的最后一堂课了,趁着老师还没来我展开教材複习一下,本周太忙,连作业都是玉凤帮我做的。正看得有些迷糊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音,我下意识地回头一看,这个时候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我的真实感受~~「惊艳」。
  一个高挑妩媚至极的女郎正推开教室的后门走了进来,上身是红色锦缎毛领对襟细腰唐装,女式细腰唐装很容易地勾勒出了她胸部的迷人曲线,下身是大红锦缎筒裙,裙下露出那双穿有肉色长筒丝袜的修长圆润美腿,就像电视里裤袜广告中的美腿一样。那双小巧的足下是一双三寸多高的黑色平绒长统靴子,将足有170公分的身材显露得更加修长、完美。
  啊!终于看到她的庐山真面目啦!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大美女,一头乌黑飘逸的长髮扎成马尾披在后面,一张细白的瓜子脸蛋,杏眼桃腮,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种天生的羞怯和脉脉含情;直有勾魂夺魄之能,她的腰肢和腿纤细修长,她的胸部看起来有些玲珑小巧,不是特别伟岸和丰丽。
  这时候她眼睛斜着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我了一眼,不知怎么的,就这么朦胧的一下「雾眼看人」简直媚到了家,让我的骨头都酥软了起来。她似乎发现我正在注视她,下意识地微微一笑将目光避开。我的天啊!就这么一下,大眼那个撩人,两个小酒窝那个甜,脸蛋儿那个俏啊,活脱脱一只绝色甜美的大尤物,让我一下象被施加了魔法、遭了电击一样钉在那里了,呆若木鸡的样子。
  「请问,这里可以坐吗?」她对着雯丽,娇美甜唇里吐出温柔细腻甜美的声音。听到她这一句话后,我发自内心地承认,她的各种零部件搭配起来就是个媚,而且媚得没边没沿儿,媚得特不够哥们儿意思。
  这么个又甜又媚的尤物才进来不到一分钟,立刻就把我搅得神魂颠倒,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我真想按倒干了她。我的天啊!难怪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见到如此美女,我也情愿做风流鬼了!
  「你坐吧,这里没人。」雯丽出于礼貌地笑了笑,听到这句,我从心里感谢我的好老婆,也从心里庆幸上次收拾了杨威那个臭小子,才给这大美女腾出了位子。
  玉凤也发现来了新人,她转过身子,有些好奇地问,「你是来上课的吗?」「是啊,前两天我出差了,今天才回来,这不,就赶来上课了。上了多久的课呢?」
  「有一个多月了,今天是第六次了。」雯丽答应着她,「你叫什么名字呢?」
  「胡莉,古月胡,茉莉花的莉。」「哦,这名字怎么听着象狐狸呢?不过你长得可真漂亮。」雯丽开始聊上了。
  「是吗,谢谢了。其实你们也挺漂亮的。」
  雯丽、玉凤和胡莉互相介绍的时候,我一听「胡莉」两个字,顿时脑海深处的记忆漂浮了起来。「这个名字挺熟的,在哪里听过呢?」我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
  「胡莉小姐,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以前在天龙公司我们见过面的。」我站了起来,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胀鼓鼓的大夹子,选了一下,挑了张印刷精美的名片给她。「我叫白秋,黑白的白,秋天的秋,以后请多多关照。」
  胡莉看见我站了起来,出于礼貌也站了起来,略有些不知所措地笑着接过了我的名片,「不好意思,今天我没带名片。」她谦虚地说了一下。不知怎么的,我不敢对视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太媚,太可怕了,雯丽和玉凤也站了起来,雯丽主动介绍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老总,待人特热情。」
  看着我们还站着,玉凤提醒了大家一句,「都坐下吧,快上课了。」
  胡莉饶有兴趣地一边看我的名片一边问,「白总,我怎么记不起您什么时候来天龙公司的呢?」我看着她,很庄重地笑了笑说,「你哪里会记得,当时我是到你们公司应聘的。」说完这句,我突然有些后悔了,想了想我又说了一句。
  「不过,幸亏有那次的失败,否则就没有现在我的成功。」面对这个又甜又媚漂亮得吓死人的绝色美女,我可不想再低调了。「我现在已经离开天龙了,……」她看看我,很平淡地说了这句话。
  上课的时候,当我的目光在后排胡莉的那双黑色的平绒高跟靴子上掠过的时候,心里火烧火燎的有些着急,看来自己还是稳不起啊。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最想要干什么,那就是把坐在身后雯丽旁边,离自己只有五~厘米的这位又甜又媚的大美女压在身子下面干她。
  但心急喝不得热粥,胡莉一进来就有男同学注意到她了,这样的尤物可遇不可求啊,机会又不能放过,如此看来还有点两难的感觉。不过想当初我在天龙遇见她的时候,她是天上的天鹅,高贵而且遥不可及,我是蹲在地上的癞蛤蟆,天地之间差异很大。如今则「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了。自己有财有势,只要她有求于我,自然就可以接近,只要一接近,自然就有办法拿下她。关键就是要了解她的现况如何,身边有没有男人,有男人该怎么办,没有男人该怎么办,等等一系列问题都要考虑周详,还有一定要在其他同学动手前先下手为强。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只能求上天保佑我得偿所愿了。
  回到「碧潭飘雪」,我先把所有要处理的公务私事放在了一边,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一个人陷入了沉思。正想得不得要领的时候,雯丽敲门进来了。
  「白秋,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她笑盈盈地看着我,我却没好气地驳了她一句,「我想什么关你什么事啊!」听我这么一说,原来兴致很高的雯丽不高兴了,撅起了小嘴,「白秋,你如果愿意我帮帮你的话就对我态度好点,否则别哪天一回头找不着我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拉着雯丽坐在沙发上,一边拍着她的大腿给她道歉一边求救说,「雯丽,说真心话,不是我不想找你帮忙,这件事是不敢找你帮忙啊。」雯丽看我态度真挚而诚恳,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用小手指点着我的额头说,「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肯定是想那个骚狐狸精了对不对?」
  「你说得太对了,一下就说到我的心坎儿里去了,」我高兴地看着雯丽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胡莉我就觉得心里发痒,她那小样子也不知道怎么的给我灌了迷魂汤,一下就迷了进去。」
  「白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是女人,我也承认这个胡莉长得很有女人味道。其实你迷上她,主要还是媚眼功夫厉害啊。」「是吗,」我很感兴趣地问了一句,「媚眼还有功夫吗?」
  「这你就不懂了,媚眼不仅有专门的绝招,还根据训练程度和水平高低分段位呢!」雯丽一席话一下钩起了我浓厚的兴趣,「这还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大学女生之间流传的东西。依这个胡莉的水平,真可以说是」媚眼大师「了,你看她看你的时候,总是微微低头瞅你说话,让眼风似羞非羞地从眼角上方飞出来,看起来整个儿一个秋波烂漫,媚眼横流的感觉。而且她的媚眼有一股妖气,一股腐败和堕落的味道,特像白骨精。中了她这种媚眼妖气的人特别容易丧失革命斗志啊,白秋我的爷,雯丽我劝你一句,要当心啊!」
  看着她举重若轻、似真似幻的一席话,顿时让我有些迷糊了。「也是啊,我也觉得挺奇怪的,这女人一进来,就觉得水性杨花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但就这么淡淡地瞟了我一眼,一下就迷了进去。」我慢慢回味着,但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无奈地说,「雯丽,不管你说她是妖精也好、狐狸精也好、白骨精也好,我已经迷上她了,好像患了相思病一样,下课回来都这么久了,脑子里还一直在想着她,一时一刻都在回味着不想停下来。雯丽我的姑奶奶,这次你千万可得好好帮帮我啊!」
  听我谦虚恭顺、慇勤实在的一席话,雯丽嫣然一笑,突然我发现,她的眼神也带着股媚劲,只是功力比那个狐狸精差些,但也挺动人的。「好啊,其实我进来就是和你好好合计这件事的,你这个人就这个牛脾气,只要你看上的女人不搞到手就绝不罢休。」「那你就不吃醋吗?」「说不吃醋是假的,不过白秋,我是真心喜欢你,为了你高兴,我受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听她这么一说,我实在有些感动,拉着她的手充满真情地说,「雯丽,你真好,今后我保证对你更好一些。」
  我们开始分析起来,雯丽叫了玉凤进来,我们拿起了纸笔,按照MBA中教授的案例分析的方法,对胡莉这个人进行了彻底的分析。
  我先介绍了以前了解到的胡莉在天龙的情况,虽然有两年多了,但毕竟算个背景参考。
  今天收穫还是很多的,雯丽拿到了她的手机号,这是一个全球通的老号码,从这个角度说,这个女人是有一定档次的,毕竟她这个号段才开始销售的时候要好几千块钱,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使用神州行,说明此人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其次今天回来的时候借口顺路我们把她送回了家,她在江南新区门口下的车,这是一个去年建成的小区,砖混结构和小高层都有,价格从每平米廿五百~四千元不等,套型以九~~十五~平米为多,这样算下来她的房子可能需要卅~四~万。
  我们继续分析下去,今天胡莉提供了两条线索,第一条是她现在不在天龙了,第二条是她在开学一个月后才来上学,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需要查明。
  到週一晚上为止,在我和雯丽的巧妙安排下,侦察出了很多情况。首先玉凤到江南新区用她的魅力和金钱开路,很快查名胡莉住在C栋四~八号,C栋是砖混结构,她住在四单元八号,这是四楼,房屋销售价格为卅五万,首付十五万,其余廿万为十年付清。这套房子才开始的户主是张有福,两个月前更名为胡莉。
  我给赵志打了电话,通过他了解了一下天龙公司现在的情况,据说不好也不差,依然是姓张的在管理,公司方面没有太多的变化。我和雯丽分析可能是她和张有福之间产生了矛盾才导致她离开天龙的。
  谢娟按照我的安排到清江大桥的桥头刻了一套公安局的警官证和介绍信,以调查经济犯罪为名到江陵大学经济学院的继续教育部了解胡莉的情况,不仅搞到了她的报名简历,还了解到她是二月初才到这里报名要求参加MBA培训的,由于是插班在她的一再请求下学费只收了一万。
  够了,就这些就基本够了。一个绝色情妇被玩腻了或者什么原因而抛弃,病急乱投医来学MBA,想学点东西或找个靠山。连她为什么要穿红色唐装套裙的原因玉凤都给分析了出来,这更让她看起来像个新娘,和过去告别是一层意思,而另一层意思是引起别的人特别是男人的注意,因为在婚礼上或其他场合,新娘总是万众的焦点。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还有张有福到底给了她多少钱?不过这么一看她对我们几乎没有了秘密可言,没有了秘密也就没有了矜持,剩下的只有束手就擒,似乎情况对我们很有利,但这一切都需要两个字~~证实。
  总之,古人云:知易而行难,知难而行易。泡马子,哪能像杨威那样鲁莽行事,我觉得自己通过MBA的学习,在处理问题的水平上有了质的提高。
  在雯丽、玉凤的帮助下,我们拟定了一套方案,就等鱼儿上钩了,这可是一条又甜又媚的大美人鱼儿啊!我梦中似乎看到这只过去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天鹅,如今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而自己张开了大网,拿起了猎枪,想到这里,我的嘴边露出了甜蜜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