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五章

时间:2018-02-08
一早上班就被围辱的欣恬,好不容易才从小范手中拿回衣服,可恨的男人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留下她一个人处理善后,光是残留的精液腥味就不知让她漱多少次口、一直到吐出胃酸才不得不停止。
  她伏在镜子前休息了一阵子,才开始默默的洗脸、穿衣、整发,补妆,看着镜中难掩屈恨的清秀容颜、想到这些事为何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心中不禁恨起一向引以为傲的美丽脸蛋和身体,泪水又不听话的涌出眼眶……
  ※※※※※
  双腿匀直的欣恬,和多数天生难自弃的美女一样,平日喜欢穿离膝十公分以上的窄裙上班,但有了昨天惨痛的教训,今天她刻意穿了长裤,也选黑色且较不紧身的衬衫,还带了小乳贴。因此当她穿回衣服时,已不再有乳头明显易见的尴尬情形发生,不过下身却有点出乎她意料,原本以为可以方便活动的长裤,当她真裸着下体穿上时,才发觉手摸起来柔软的布料,磨擦到耻处的嫩肉仍十分骚痒不适。
  「没办法了……只好忍耐一下,顶多不走就是了……」
  欣恬懊丧无奈的想道。还好腰间还有块大丝巾繫着,表面上是她刻意穿出的风格,其实也是为了使下半身多一层遮掩,好让心中多点安全感。
  不过事情并没她想的顺利,即使坐在位置上尽量不走动,裤胯的布面仍无法避免会磨擦到耻肉、弄得她常忍不住想哼出声。
  一个上午下来、经历漫漫煎熬的欣恬显得更狼狈,她想过去求小范,但一想到会被他们趁机轻薄,尽剩的一点倔强和尊严又让她宁可忍下来!只是排尿处不断被刺激,快到中午时尿意变得愈来愈强烈,她不禁后悔自己早上还喝不少水,看来走去厕所这一趟辛苦路程是无法避免了。
  就在欣恬下了决心、从座位上站起来时,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凉意,她疑惑的解开围腰的丝巾偷看、才发觉裤底已被泌出的淫水浸透了,湿渍从米白色长裤的胯下延伸到前面,由于布料不很厚,所以湿掉变得有点透明,里面又没穿半丝半缕,仔细看,连耻毛的黑影都依稀可辨。
  「丢死人了……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要这样虐待我……」
  发现自己丑态的欣恬顿时脸红气喘,心中酸楚羞恨交加,还好今天围着腰巾来是对的,不然这种样子叫她如何在办公室见人?其实她也曾想偷带一条内裤来穿,只是小范曾警告她,如果她这么作被检查到,就要把她被裘董奸辱的带子寄给DAVID看。
  欣恬并不是怕DAVID会因此不要她才遭受胁迫,而是不愿让深爱的男人看到她不堪入目的演出,就算死也要确保那些带子不会流落出去!所以才作了那么大牺牲,落入男人的陷阱而无法自拔。只是现在她愈来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被这些男人姦淫得愈是羞恨痛苦,快感也就愈强烈,近几次的高潮都是在身心感到最屈辱时达到,她真不敢面对自己有这样的变态倾向!
  ※※※※※
  在走往厕所的路上,任她怎么小心拘束,每次腿和腿交错过的瞬间,敏感的嫩缝仍像被细砂布磨过般灼创。好不容易进了厕所,下面早就痛得受不了了!她锁上门、迫不急待解下裤子检视自己私处,看见鲜红的肉户已是又肿又糊,还有黏汁从挂在屁股间的小锁上往下滴。
  「……怎么会……红成这样……」
  下体狼藉淫秽的景象,连自己看了都会觉得噁心,却又有种莫名的兴奋在滋长。她坐下去淅沥沥的洒完尿,整片股缝都是滑滑黏黏的奇怪感觉,一种不该有的念头慢慢佔据她脑海,原本是要去拉卫生纸的手突然停住,迟疑的转往两腿间伸去……
  (我……我在作什么……不可以这样……住手……)仅管内心在吶喊,脆弱的理智还是阻止不了肉体的渴求,另一手也不觉的撩起上衣、露出被钢丝缠绕的饱涨乳房,当充血耻肉被自己手指碰触到的剎那,身体马上兴奋的颤慄起来,白玉般的肌肤也浮现诱人的粉红色晕,一切道德羞耻此刻已抛诸脑后!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作出淫蕩的事了,玉指从紧陷入肉的钢丝旁边强挤进耻洞,充满滚烫蜜汁的阴道立刻像鱼嘴般用力吸吮起来,在手渎的罪恶感中,肉体对淫慾的刺激变得更加敏感亢奋。
  「呜……嗯……」由于怕被别人听到舒服时呻吟得声音,也为了更彻底享受堕落快感,她急乱的脱掉上衣咬在嘴里,双手尽情抚慰自己身体,衔着衣服的小嘴虽然只能闷声呜鸣,下体却传出「啾滋!噗啾!……」的清亮水声。
  随着快感的到来,她的姿势更是大胆,长裤和高跟鞋被她用脚褪了下来,被钢丝缠绑的淫蕩肉体全裸着躺靠在马桶座上自慰,为了湿漉漉的纤指能碰到肉洞深处,她还将二只玉足抬起来、十根洁趾抵在厕所隔间墙上,以方便把腿张得更开。
  「呜……」这样胡乱搞了一阵,高潮已快届临,一双秀眉辛苦揪在一起,脖子用力到浮出淡筋,光滑肌肤上也渗出点点晶莹的细汗。欣恬一手用力抓揉自己乳房、随着在嫩洞进出的手指速度愈来愈快,身子突然一阵乱颤!「呃……」她仰着脸,从喉间发出满足的呻吟,这种强烈的快感让脑袋彻底空白,全身力气随着高点过后一点一丝的被抽走,虽然饱胀的酥胸还不断起伏,人却已软绵绵的瘫了下去……
  ※※※※※
  「高小姐,我正要找你呢!董事长要你现在去他办公室。」
  才走出厕所,迎面就遇上讨厌的刘副总,粗鲁的把她拉到一旁静谧的楼梯间里。原来刘副总拨分机到欣恬位置没找到她,因为裘董急着要人,所以才想亲自到她办公室看看,没想到会在厕所门口遇到,不知是他幸运还是欣恬的不幸。
  「找我……作什么?……」欣恬难掩心中恐惧,明明知道为了什么,却想不出能怎么逃避。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嘿嘿嘿……」刘副总露出猥琐和暗示的可恨笑容。
  「哼!」欣恬被他这种龌龊的表情激怒,惧意顿消,冷哼一声、扭头就要走开。
  「你不去也可以,裘董说他自然有办法教训你……」刘副总卑鄙的说道。
  「回去告诉你主人,我会去!但是先让我回办公室换件衣服。」她忍气吞声的说道。因为不去是不可能的,但总要找小范先将里面那套钢丝衣脱下换回内衣裤,否则裘董若发现她被其他男人碰过,真不知会怎么处罚她!况且这种丢脸的模样,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别人看到。
  「哼!换衣服?为什么要换衣服?你偷尿尿吗?」刘副总虽然吃不到她,却对她美丽的肉体念念不忘,因此说起话特别尖酸轻薄。
  「不关你的事!你只是裘董下面的一条狗,没资格管我!」欣恬有点心虚又故作冷傲的说道。
  「臭婊子!你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也不想想你被狗操的样子,你以为你很高雅贞洁吗!呸!」一直被轻视的刘副总不禁恼羞成怒,展开反击羞辱着她,还轻薄的伸手掀开她围在腰间的丝巾。
  「啊!」欣恬冷不防被他偷袭,轻叫一声想推开他,没想到整条丝巾反而被扯掉,湿透的裤胯部位也被他看到了。刘副总顿时呆立在那里,没想到他乱猜的偷尿尿竟真有其事!
  「还给我!……」欣恬再也傲不起来,手掩住下体、羞红脸惊慌的叫道。
  「嘿嘿嘿!看看这是什么样子?有人这么大还尿裤子的吗?」回过神后,刘副总开始另一波更无情的羞辱。
  「我不是尿裤子……」欣恬急着反驳!
  「不是尿裤子?要不然是什么?莫非……」刘副总盯紧住她双手遮掩住的下体,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
  「别乱说!我要走了!」欣恬知道多说无益,想伸手抢那条落在刘副总手里的丝巾,没想到竟被他顺势抓住手腕一把搂进怀里!
  「你放手!我要叫人了!」欣恬又羞又怒的在他怀里挣扎。
  「尽量叫啊!最好多点人来看!嘿嘿……尿裤子的大美女……」刘副总环紧她柳腹,一张手强行从她裤裆头侵入……
  「啊……住手……」欣恬两条腿不停踢动,但刘副总似乎是色急攻心了,有力的胳臂勒得她快无法呼吸,她又不敢真得喊叫救命,一阵无谓的挣扎后、还是给男人粗糙的髒手得逞进了禁区。
  「啊!原来你里面没穿?」刘副总猴急的在里面乱摸一通,入手儘是光溜的嫩肤和柔细耻毛,没想到她竟裸着下身没穿亵裤。
  「放了我吧……求求你……」欣恬喘着气、凄眸含泪的哀求着。
  刘副总根本没听她说话,手指沿两片肉瓣中间来回抚触,慢慢深入湿暖的肉户内,正想进一步插进阴道时,却被那条通过中间的钢丝给阻挡住。
  「干!这是什么?」
  「不知道……你放开我……我等一下就乖乖去见裘董……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求求你……」欣恬知道身体的秘密被发现了,只有更加着急的乞怜。
  「别想!让我检查清楚!到底搞什么鬼……」刘副总整张脸亢奋成猪肝色,用力将欣恬推到墙角,抓住她双手压在墙上、膝盖顶住她柔软的肚子,然后粗鲁的将她上衣往上掀,露出了被钢丝密麻缠绕的雪白肉体。
  「不……不要……」事已至此,欣恬知道挣扎也没用了,只是转过脸哀羞的哭泣。刘副总瞪大眼、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那两粒用钢丝捆绑起来的嫩乳,乳头因血液集中而高高翘着、白玉肉峰下依稀可见青色血管。
  「是谁把你弄成这样?」他放开欣恬的双手、讚歎的摸抚着那两粒可怜的乳房。
  「没……没人……是我自己……」欣恬怎么也不想提被小范他们欺负的事,因此撒谎说是她自己弄的。
  「哼!你自己绑的?骗我是三岁小孩吗?……」刘副总冷笑一声,他注意力仍放在欣恬胸前迷人的玉乳,手指不停拨动站立而富弹性的小奶头,弄得欣恬脸色潮红、愈喘愈急。
  「告诉我!是那个天才把你弄成这种淫蕩的样子?」刘副总嘴凑上她乳尖、边舔边问。
  「我说了……是我自己……」欣恬两手无力的推着刘副总的头,哼喘着道。
  「臭婊子!还不老实说?没关係!我带你去见老闆,他有办法让你招供!」刘副总站起身放下她的衣服,欣恬早已不会抵抗了,乖乖让他押着往楼上走,裘董的办公室只再往上三层,因此他们刚好可以走安全楼梯避开其他同事……
  ※※※※※
  「老闆,小骚货我带来了!」刘副总一把将欣恬推到裘董办公桌前。
  裘董办公室的沙发上还坐着两名看上去年龄不大的男孩,顶多只有十五、六岁!一个是肥头大脑的胖子,长的大扁脸朝天鼻,穿正式衬衫打着滑稽的领结;另一个却是浑身肌肉,上身故意只穿背心,面目充满横霸之气,活脱是个恶少的样板。
  「怎么那么慢?」裘董皱着眉问道。
  「老闆,有件事向您报告……」刘副总跑过去、在裘董耳边窸窣的说了一些话,欣恬两只玉手紧紧互握、不安的站在那里,旁边那两个男孩正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比他们大好几岁的美女。
  「什么?!」裘董突然愤怒的拍桌站起来!目露凶光的绕到欣恬身边、围着她上下打量。欣恬心中充满了恐惧,却仍勇敢的站直身子,一副不愿屈服在他淫威下的倔强模样。
  「好……很好……我以为你虽然被我强姦,不过骨子里仍是个贞洁玉女,没想到原来也喜欢这种变态玩意,看来我玩你的手段还不够变态,才会去找别的男人糟蹋你吧?」裘董冷笑着讽刺道。
  「我没有!你乱说!」欣恬又气又羞,娇躯忍耐的发抖,她已经受够了这样的言语欺辱。
  「没有?哼!那就让我看看!」裘董边说边绕到她前面,冷不防的双手抓住她衣领、粗暴的往两边撕开再往下扯!
  「啊!」只听衣帛撕裂和欣恬屈辱的惊叫声同时划破空气,那件单薄的衣衫早就成了男人手中两片烂布,她下意识的双臂抱胸蹲到地上,想掩住裸露出来的两粒白嫩肉球,不过裘董岂会让她如愿,硬揪着她的头髮拉她起来。
  「放开我!你这禽兽……」欣恬挣扎得十分利害,小拳头不断地落在裘董脸上,一双腿也乱踢,裘董没想到她这么难搞定,一不留神已被打得鼻青脸肿。
  「妈的!你还这么泼辣!」怒火狂烧的裘董用力将她掼倒在沙发上,欣恬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发觉双肩一紧动弹不得,原来那两个少年已一左一右的抓住她赤裸白嫩的臂膀。
  「放开我!」因羞恨而泛红的美丽胴体显得格外诱人,被钢丝缠绑的乳房充满弹性的摇晃着,被裘董欺负已够惨了,这两个不知是那来的少年也来插手!欣恬不禁感到无比哀凄和不甘。
  二个中年男人和二个少年就这样合力制服了可怜的美人,以她柔弱的力气根本无法和这些男人抗争,下身长裤也被扒下来、赤裸裸的躺在长茶几上,一双嫩臂被拉到头顶牢牢捆绑,绳子的另一头繫在桌脚,展出性感白洁的腋下,背部和大腿贴着桌面,小腿却被残忍的弯折到桌面下,有一条粗麻绳将两边脚踝捆绑紧拉在一起,就像她把腿张开夹住桌面一般,另外腰腹和乳房上下也缠绕了绳索,使得原本已被钢丝雕捆的绷满胴体,此刻看来更为煽火。
  「你们想作什么……放开我……」欣恬流着屈辱的泪水,不安而愤恨的仰看着那些站在她周围的男人,由于是被躺着捆绑起来,因此看到他们围拢过来的庞大身体,感觉又特别恐怖,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折磨手段。
  「爹地!这姊姊真好看,难怪你叫她来陪我们玩……嘻嘻……」那死胖子竟然朝裘董叫「爹地」!欣恬简直快羞恨到昏过去。
  「是啊!只要你们两个乖乖唸书,想怎么玩她都可以。不过现在先要让她老实说出来,到底是谁那么大胆,敢动你爹地的女人!」裘董拍着那两个少年的肩头说道。
  事到如今已很明显,他们三个人是父子关係,这禽兽不如的人渣,竟然伙同自己儿子来玩弄别人的未婚妻。
  「不!你们简直是……野兽!人渣!……」欣恬惊羞失措的哭叫着,被这三个人一起姦淫,简直是比死还痛苦的屈辱,世上怎会有这么荒淫不知羞耻父子?
  这时裘董胖儿子的肥手已不客气的抚起她可怜的绷胀乳房。
  「啊!拿开你的髒手!……你这肥猪!」欣恬疯了似的在桌上挣扭,无奈身体被捆得牢牢的、根本摆脱不了男人淫秽的狎玩。那胖子的手儘是手汗,又黏又热噁心无比,欣恬被他摸得打从心里直起疙瘩,已经很挺的乳头显得更勃起而红艳,胖子兴奋的把它捏在指腹间揉转。
  「住……住手……」欣恬恨不得自己能死去,这时裘董另一个儿子已经绕到桌子另一头,蹲在被迫敞开的赤裸下体前,抚摸着她光滑白嫩的大腿内壁,研究陷进她两腿间的钢丝和挂在肛门位置的锁头。
  「舒服吗?我的儿子爱抚技巧如何?应该不会差我很多吧?」裘董淫笑着站在她前面问道。
  「哼!」欣恬闭上羞恨愈绝的泪眸、咬着牙转过头。
  「还不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弄成这样?」裘董继续他的逼问,心中恨到极点的欣恬却根本不理他。这时裘董的胖儿子已蹲下去,用他温湿肥软的舌肉舔起充满弹性的乳头。
  「……住手……呜……」被这么噁心的胖子舔敏感的地方,令欣恬忍耐的绷紧全身每一吋细胞,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爹地!她不说,我们有办法折磨她,上次我和弟弟在学校玩过一个贱货,把她搞得服服贴贴,现在都还每天乖乖来让我们玩呢!」裘董另一个儿子目露淫光的说道。
  「臭小子,在爸爸公司玩可以,在学校可给我安份点!不然闯出祸来很难收拾,知道吗?!」裘董爱子心切的骂道。
  「了啦!你安啦!现在就看我和弟弟的法宝。」
  裘董的大儿子叫John,小儿子叫Stain,目前都在美国念高中,因为是暑假才刚好回来。由于裘董对小孩十分溺爱放纵,加上他美国台湾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因此两个孩子在学校就像小霸王,靠着老子的钱养了一批兄弟,看到上眼的弱女子就抓来轮姦凌虐,反正有事裘董都会帮他们摆平或找人顶罪。不过他们也够聪明,找的对象都是一些孤身在外求学的东方女孩,而不会去招惹当地的美国人,这些女孩一个人在异乡没亲没故,行动完全被他们控制住,因此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John从他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罐,里面爬满了肥白粗长的蚕宝宝:「把这个放到她身上,包她爽死……嘿嘿嘿……」他脸上展露了残虐的笑容。
  「不!住手!……你们一家都是病态……畜牲……」欣恬又惊又怒、连骂都快骂不出来!光看在罐里蠕动的肥虫她就难受得想哭,要是真的放在一丝不挂的身体上爬,那可能会令她疯掉。
  「把她嘴塞住!让她专心享受!」裘董对这二个儿子的天份也不得不佩服。刘副总捡起她被撕烂丢在地上的衣服,揉成一团后、硬捏开她的下巴塞进嘴里,被捆在茶几上的欣恬即使拚命的想转头闪躲,还是无法避免被封住嘴巴的命运,泪汪汪的大眼恐惧哀求的望着裘董,她已经后悔了,想向裘董招供是小范他们对自己作出的凌虐,但这时却无法吐出一个字来。
  「第一只不要太刺激,先放在那平坦可爱的小肚肚上,让她适应适应……」John用镊子从罐内夹出一条又肥又长的蚕宝宝。
  「呜……」看到它噁心扭动的肥白虫躯,欣恬拼了命作最后挣扎、把茶几摇得吱吱响,这些男人却是优闲自在的等着观赏刺激一幕,等到她挣扎累了,只能恨恨瞪着他们时,John才慢慢将蚕虫放在她起伏不断的柳腹上。
  「唔!……呜!……」蚕宝宝一着身,原本以为力气耗尽的欣恬立即又像被抓到俎板上的鱼般激动挺扭,要不是有绳子把她和桌面牢牢捆在一起,恐怕早就弹跳起来。蚕虫冰冰软软的肥躯在肌肤上一蠕一蠕的爬动已够噁心了,它那数十根短足还会吸附皮肤,就像甩也甩掉的黏在肚子上,欣恬全身肌肉没一吋是鬆懈的,即使用了最大努力对抗这种噁心的感觉,还是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和大小汗珠。
  「接下来是爬奶子……」John又夹了一条在她眼前晃,慢慢移到她绷胀的乳房上方。
  「呜!呜!」欣恬早哭成泪人儿,急烈的喘着气、一双泪眼哀濛濛的乞怜,因为她的乳房被钢丝捆住根部,在充血涨满的情况下、光用摸的都十分的敏感,更何况让这噁心的东西在上面爬!
  不过她愈害怕,这些男的就愈亢奋,John舔着唇,小心将蚕宝宝放在性感的乳沟上。
  「嗯哼……哼……」欣恬发出来的声音像在哭泣又像呻吟,听在男人耳中无比的煽情诱人,那条蚕虫足足有粉笔般粗,长度达到五公分以上,在雪白双峰间无方向感的摇头晃脑一阵后,竟朝乳峰上蠕去。
  「呃……」可怜欣恬浑身雪白的肌肤彷彿都在战慄,勃起在绷满奶肉上的乳头虽还未被虫碰到,颜色却比刚刚更艳红,兴奋的挺立着!
  「哥!我也要玩!」噁心的肥子Stain也拿了一罐蚕宝宝出来,他是绕到另一头,也就是面对欣恬赤裸而分开的下体,刘副总刚才已用铁剪将通过她耻处的钢丝和锁头剪断。
  「呜!」欣恬更害怕的是还是发生了,他们会把逐步将蚕宝宝放在更怕受到刺激的敏感部位。现在她两边奶头各被一条盘据着,肚子上黏了四条、乳峰和乳沟间也有三只在爬动,浑身毛孔暴张的剧痒还有噁心的感觉已够痛不欲生,但是他们仍打算玩弄她更难堪的地方。
  两兄弟解开她被绑在桌面下的一双美丽小腿,一可以活动,她马上奋力的想踢扭挣脱,但这些男人早就準备好了,两人一边抓紧她的腿不让她有任何机会挣扎,接着将她小腿屈起来和大腿牢牢捆在一起,拉二条绳索固定在前面桌脚,就像等着换尿布的姿势仰躺在茶几上、将湿淋淋複杂鲜艳的耻户及肛门朝天展示出来。
  弄好后欣恬又已动弹不得,只能张着粉腿等人鱼肉,眼睁睁看着自己两腿间发生的残酷的刑罚!Stain夹了一条粗肥的蚕虫正準备放在微微鼓起的粉嫩菊丘上,即使她已用尽力气哀求、整张脸哭得满是泪痕,Stain还是忍心的作了,那条蚕宝宝吸黏在快痉挛的菊丘上好奇左右伸头一会儿,就沿着会阴往桃源洞一蠕一蠕爬去。
  「咕……呜……」欣恬已不像在哀叫,过度刺激使她翻着白眼直打颤,美丽的身体涨成了粉红色,连乳房皮肤都冒出无数的疙瘩粒。
  「哥!还有这个!」Stain又翻出两根俗称「鸭嘴钳」的阴道扩张器:「装几条到她的臭屄和屁眼里面,看她招不招!」
  欣恬早已听不到他们更歹毒的计划,她空白一片的脑海唯一感觉到的就只有遍布全身的痒,难以负荷的噁心和不适会慢慢麻痺,但身体和心理的煎熬却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