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四十九章 娇妻献媚

时间:2018-02-07
玉凤开着车,我和雯丽坐在后座上,她上车以后就一言不发,显得有些冷漠。想到今天自己的表演,似乎有些拙劣,远说不上精彩,我觉得心里也有点乱。不过,当我的眼光在雯丽的下面细品着那漂亮贴身的咖啡色软缎紧身长裤和豹纹高跟中筒靴子时,觉得有一种冲动在身体中慢慢酝酿着,当我抬头看到雯丽冷艳的脸蛋的时候,顿时觉得鸡巴发痒起来。
  没有任何前兆,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的右手一把抓住雯丽的头,猛然就向我的胯间按去。当她俏丽的脸蛋和我胯间的隆起接触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下面热乎乎的,一种快感一下罩住了我。但很可惜,这种快感只维繫了仅仅一秒钟,雯丽很快反应过来,激烈地挣扎着摆脱了我的控制。
  她坐在门边,把身子缩了起来,双眼带点反感和轻蔑地看着我,我有些心虚地看着她。「白秋你太过分了!」她的语气显得很严厉,「我不是玉凤、谢娟,也不是月琴、春花,更不是仙娇和桂华,对她们,也许你可以为所欲为。让她们跪下就跪下,让含着就给你含着,想干她们的屁眼了就趴下掰开屁股给你干,甚至晚上不想起夜了直接让她们张开嘴给你接着。白秋你这死鬼,你这条随时离不得女人的淫棍糟蹋了多少好姐妹啊!」
  忍受着雯丽的训斥,我沉默不语,这时候的确不好申辩什么,「今天杨威想干什么,我和你一样心里很清楚。但说实话我对你心中有气,这不是一天两天了。说起来我是你的大老婆,自问为你也为龙腾公司做了许多,但白秋你把这些,你把我这个人放在心里了吗?玩腻了我,觉得没什么新意了,又想着去拣新鲜的嫩肉过瘾。」说到这里,雯丽开始抽噎起来,泪水扑簌簌流了下来。「今天,要不是杨威站出来请我吃饭,你还会注意我内心的甘苦吗?」
  我听到这里,多少有些感动,一腔慾火飞到爪洼国去了。心中怀着几分歉意凑了上去,将雯丽从车角拉了过来,半搂进怀里用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身体。「雯丽,别生气了,是我不好,今天我请你吃饭好好给你赔罪,你是想吃火锅还是中餐?……」
  在必胜客吃饭的时候,雯丽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有说有笑的,反而是玉凤这只小狐狸精谨小慎微地看着我们不敢乱说乱动了。
  「死鬼你知道吗?人家今天穿这身可全是为了你啊。」可能是室内空调太热,雯丽解开了黄色繫腰上衣,露出里面的红色高领羊毛薄绒衣来,上身前倾两个奶子若隐若现,高耸着特诱人,这种姿态几乎成了雯丽在我面前卖弄的经典。
  雯丽不仅选择了这个充满诱惑的姿态,非常有自信地向我逐渐施加她的杀手镧。此时她双眼迷离飘着媚意,艳唇微张中伸出红软的舌头,用舌尖一会儿轻舔嘴唇,一会儿舔着手里托着的冰淇淋,像是抗拒又像期待,简直诱人十足!
  嘴唇是打开女人身体的第一扇门,男人爱一个女人第一想到的是吻它。雯丽这样有意无意地轻舔自己的嘴唇,实在是我心中慾望的莫大挑逗。相信即使是得道高僧也会被眼前迷乱的情景弄的春心大动,更何况我一个凡夫俗子呢?
  看着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雯丽显得高兴而动情,更上了骚劲儿,脑袋微倾不经意地梳弄着头髮,搔姿弄首地向我展示着她的风情万千,勾引着我柔声说,「人家这双豹纹高跟靴子是才买的,白秋你看性不性感呢?」她发着嗲放缓了话语,一边说着,下面已经伸了过来在我的小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这让我顿时有了感觉,看见她情绪渐高,我也多少放开了,有些迟钝的脑袋顿时恢复了生气。
  「雯丽,你今天也把我害苦了,要不是你乱介绍着在那小子面前贬低我,让那小子日渐嚣张,老子今天也不会那么冲动去干那下三滥的事情。」我有些诉苦地说,「白秋我的爷,你也是逼人太甚啊!要不是你成天腻在这个小淫妇身上我能那么气你?你也不算算这个礼拜你和小淫妇干了几次,又和我弄了几次?连上课都搂着抱着摸来摸去也不觉得烦!」雯丽说着挑衅地看了身边的玉凤一眼,玉凤这时候哪里敢应战,红着俏脸低下了头……。
  吃了饭出来回到车上,我看雯丽火消了一多半,搂紧了她在耳边悄声说,「雯丽我儿,今儿怎么觉得你特别美丽风骚可我的心啊,晚上爷好好陪陪你,只陪你一个,让你爽到天上去!」雯丽一听这句,骨头都软了似的钻进我的怀里送了我一个香吻。「死鬼,其实只要你让人家心里高兴了,伺候你还不是人家的义务,今天我好好伺候你一次,让你觉得你的大老婆不仅漂亮,而且床上的功夫也不差。」
  听到这里,我也觉得很高兴,问她,「你觉得我今天收拾杨威的表现怎么样啊?」「我看你今天啊,」雯丽顿了一下,对着我俏皮地恶作剧似地笑了笑说「像个小肚鸡肠、争风吃醋的小无赖。」
  「不管怎么样,老子今天叫他杨威变成阳痿,看他那熊样,老子才好在你身上扬威啊!」想到今天把杨威弄得没有脾气了我就有些暗自得意起来,「白秋,为人还是要稳重一些,你今天把杨威弄得太下不来台了,这不太好,说真的,你觉得杨威这个人怎么样啊?」「好像不算最不懂事的,」我试探着来了一句,「也许我们真的应该交交这个朋友。」雯丽狡黠地看着我笑了笑,一言不发……。
  晚上十点钟,「碧潭飘雪」四楼我的卧室里,我那漂亮性感刚出浴的大老婆雯丽身着浴衣。更如一朵出水芙蓉,香喷喷、滑溜溜,光洁而又有弹性的身体,浴衣懒散而鬆垮地用一根腰带繫在身上,令我觉得只要轻轻一动便会全部脱落,此情此景要男人不想入非非都很难。
  虽然雯丽平常的打扮就很时髦放浪,让人无法不去注意到她,但今天她更是好好地打扮一下。她脱去了浴衣一丝不挂地站在我的面前,那双涨鼓鼓的奶子和肥翘的屁股中间是一搂细腰,我最喜欢搂着她的腰,用我那粗粗的手掌在雯丽的身上磨娑,光是这样就好爽。
  当着我的面雯丽换上了跟我一起到「媚惑」去买的新内裤,那是一件纯黑色蕾丝镂空的样式,再戴上一条黑色奶罩,腰间繫了一条吊袜带,腿上穿上一双浅灰色长筒丝袜。最后她用一条黑色的丝质吊带长裙包裹住她诱人的胴体,脚上套了那双乾净的豹纹细高跟儿靴子。
  雯丽就只穿黑色丝质吊带裙在屋里走来走去。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亮丽的小贝壳在阳光下的沙滩上晃来晃去。那种场面显得特别性感,随着她身体的扭动,晶亮柔滑的丝质轻抚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尤其是她摆动屁股的样子,足以让我心跳加速。女人的臀部是男人聚焦之处,而雯丽的屁股丰满挺翘,此刻在我面前出尽风头,实在是爱死了我。
  雯丽的嘴唇上涂了一层略显红艳的唇膏,在暧昧的粉红灯光下这使她看起来似乎更加风骚动人,和白天的冷艳高雅简直判若两人。
  女人的骚,是女人动态的性感,或者说是女人对性感的生动表达,或者说是女人挥舞着性感对男人主动的攻击。骚是不掩饰的最本质的女性魅力,是女人攻陷男人的积极而有力的武器。
  今天,雯丽浑身上下都透出一个「骚」字,但却让我更加爱死了她,这个骚货、骚娘儿们,真是治我的药啊!
  雯丽虽然和我深切接触了很长一段时间,时时打情骂俏、摸玩姦淫,但这刻的她显得是如此火辣、如此的性感、如此诱人,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个甜美邪恶的天使,心中只想着一件事,狠狠地干死这骚娘儿们!
  「开始吧,」我开了BOSE音响,一阵柔缓浪浪的歌声流了出来,那是所谓的玉女歌星、甜妹子杨钰莹唱的,她的歌声媚媚地很有女人味道,我觉得听这小婊子唱的歌特容易勃起。
  随着我的指头一钩,只见雯丽站了起来,如花似玉的她一脸妩媚地缓缓站在哪里扭腰摆胯为我跳舞助兴。只见雯丽随着音乐的节奏,在我面前款款摆动着细柳腰肢,双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隆臀,身躯轻轻扭动,桃腮羞红,媚眼如丝,嫣红的舌尖不时轻舔美艳的红唇,简直是竭尽所能,撩拨我们的情慾。
  随着肢体的摆动,雯丽的黑色奶罩已经缓缓脱下,撩起丝质吊带裙,若隐若现两个丰满肥嫩的大奶子随着身体摇摆起来,顿时吸引了我的目光。她的奶子堪称乳中极品,浑圆坚铤而不下垂,乳峰上两点粉红的乳晕,再衬托上嫣红的乳头,就像成熟的樱桃,让人垂涎欲滴。再从侧面看时,一道带有弧度的曲线美,整个乳峰微微向上耸起,娇汁欲滴的红乳头高昂挺立,堪称一绝。
  「好啊,雯丽你个婊子还真会发骚……!」我笑着夸她,听到这句话,雯丽的脸颊上已经抹上一缕红云,眉头轻蹙,檀口娇啼婉转起来,而下面的动作也越来越不堪入目了,她一手握住乳球轻轻揉搓,一手轻撩开丝质长裙自己摸了进去,然后慢慢蠕动着性感的肉臀,像是要将胯间美妙的春光一泻千里!
  雯丽此时头髮已经散乱,半遮娇靥,充分掌握着男人的心态,露出一副尤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神情,一改往昔高贵的形象,显得更加妖艳,更加诱人!这种美艳的表演就像我以前所看的花花公子之中的艳舞女郎一样!只不过一个在银幕上搔首弄姿遥不可及,一个在现实中美艳性感、肉感诱人,而且是我这辈子有义务日她千遍睡她万次的漂亮风骚的大老婆!
  不一会儿,雯丽全身的衣服便脱得几乎一丝不挂,只剩浅灰色的长筒袜子、吊袜带和那双豹纹细高跟儿靴子。
  我被这魔女般的裸体惧起了全身烈火,再也控制不住了。「宝贝儿雯丽,快过来!」我大喊着,雯丽就等着我这句召唤,当下飞扑上前一偎身,偎在我的怀中…。
  雯丽两条白藕似的粉臂勾住我的脖子,樱桃般的红唇贴在我的脸颊上……。「白秋……我的死鬼……我的爷……」,她扭着腰肢,那两座小山似丰满的乳峰不停地在我身上磨擦着。
  我低吼着,两手握着一对乳峰死劲捏着、搓着,口中发出喘息。「爷……」,雯丽鼻孔中呻吟着,「您……揉得……人家……心里……」
  「心里怎么样啊?」我美美地玩弄调戏着,「人家心中……骚……」此时雯丽全身上下发散着女性的魅力,我碰到这种骚到入骨的女人简直疯狂了。
  「骚货,来」,我一把将她的头压向胯间,那里鸡巴已经勃起得如同一根旗桿,「爷,您好好享受,我来服侍您飘飘欲仙。」雯丽跪了起来,伸手替我褪去裤子,她的两手在大腿之中慢慢挑逗摸弄起来。
  「你真是天生骚货,真会摸啊。」我满脸涨得通红,雯丽水汪汪的大眼脯闪着淫蕩的目光,「死白秋,还不是你把人家害了,成天作践糟蹋人家才变成这样,我恨不得一口吃了你!」她浪声浪气地说着,粉红的脸蛋贴着我的大腿,她的檀口微微张开,伸出一条热腾腾湿漉漉的舌头,慢慢地舐着、含着。
  「啊……哦……喜欢,爷真的好喜欢……」我忍不住刺骨的畅快,两条结实的大腿把她的头夹住。雯丽自然不肯放过今天这样大好的献媚争宠的机会,她两手抱着我硕大的屁股,臻首一上一下地施展出绝妙的口技。
  似乎我们同时都在被刺激着,雯丽却先有些把持不住了,她採取了主动。在柔和的灯光下,穿者性感的雯丽抱住我激动地吻着我的耳垂喷着热气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一声「我……要……!」。这真是女人最性感的一刻,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拒绝。
  「我给你,我给你,今天老子全都给你!」我冲动地将雯丽掀翻在床,接着整个人压了下去,今晚,我一定要让她为我发出「骚」的尖叫,然后用心去倾听。
  「啊……爷……轻点,人家那是肉,有点痛……」雯丽故意连连娇喘,「算了吧,你这骚货,天天都在干,还怎么会痛呢?」我挑逗着、喘息着。「爷,只是因为您今天太粗太强壮了,才感到痛。」雯丽故意奉承,我心中洋洋得意,开始抽动起来。雯丽的娇喘,更加刺激起我的野性,我不仅没有慢下来,反而更急、更快、更用力起来。「爷……您抽得我的魂都没了……」雯丽扯着喉咙尽情浪叫着,我双目喷着熊熊火,屁股上下冲击着。
  「不行了……爷……饶了人家吧!」「骚货」我粗粗喘着,「现在还痛吗?」「不痛了,现在人家好爽啊!」我咬紧牙关,展开了疯狂进攻,雯丽把蹬着一双豹纹高跟靴子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架在我的双肩上,使劲地晃动着。
  「你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啦!」「浪婊子,今天老子饶不了你!以后隔两天就要让你受不了一回!」「白秋我的爷,我服了你啦,你用力插……插死我吧!」雯丽的体内发出一阵阵剧烈的颤抖,颤抖着夹着让我觉得十分受用来着。「雯丽你这浪婊子……夹……替爷用力夹啊!」我再也忍受不住她的刺激了,「骚货……我……射了!」等到在这淫妇体内射精的那一刻,我们都不顾一切了,我的口中发出了嚎叫,雯丽的娇喘连成了片儿……。
  通过这次争风吃醋的经历,我好好把握着机会彻底制服了这一对娇妻美妾,让她们打扮得媚浪艳冶地在我面前卖弄风情,挑逗得我淫性一起就用我能想到的各种方式作践姦淫这对班花,而雯丽也知情识趣、曲意迎奉,称职地扮演着我希望的角色,抛着媚眼为我口交,还任凭着我在她身上的各个骚穴里发洩积压的兽慾。到了最后,雯丽为了讨我的欢心,还主动拉玉凤和其他的小狐狸精一起伺候我,因为她深切体会到,只有将我的慾望充分刺激起来,让我高兴了,她才会有真正的满足。
  后来在雯丽的周旋下,我和杨威表面上握手言和了,不过遗憾的是没能坐在一起吃顿饭,反而大家一想到吃饭都觉得有些彆扭。
  不过雯丽旁边的位子,从那以后就一直空着,再没有人敢来或者说愿意来坐了……。
  看够了我的无耻和两个女人下贱柔顺的表演,男人们在经过了初期的嫉火中烧和愤愤不平后,有权有势的开始行动起来了,有四五个也带着暧昧的小蜜和女职员一起来上课了,连杨威也领来一个二十出头的长髮美女带在身边随时解闷儿,老师想管又管不了,毕竟都是给了钱的大爷。
  这些女人无一例外地都比较年轻漂亮,雯丽和玉凤的优势地位开始动摇了,其他班羡慕地说我们班是美女最多的。
  不过随着时光的流逝,很快的,一切又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