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凌辱女友 第05章 好色医生

时间:2018-01-31
在元元这里看过不少情色故事,都是讲在中学时代有个可爱美丽的女补习老师,然后设计把她弄上床干一番。干!我没有你们那么幸运,可怜的我在中学时候的补习老师是个男的,是个读医科的大学生,爸爸妈妈叫我要有礼貌,所以我到现大学毕业出来做事,在还是没改口,一直叫他做曾大哥。
  所谓异性相吸,同性相斥,这个曾大哥对我没兴趣,反而对我读小学的妹妹有兴趣,每次补习半小时后都有段休息时间,就叫我和妹妹和他一起玩。我们玩的当然是角色扮演游戏,曾大哥常常做他的「老本行」,扮作医生,我和妹妹就扮成病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跟我看病都很短时间,帮我妹妹看病却是那么详细,每次都说我妹妹肚子痛,把她裤子脱下来,在她小腹上按了又按,我那时也看到妹妹的私处,两片嫩嫩的唇子间一条肉缝。
  一次叫我和妹妹扮夫妻,叫我压在妹妹身上,我们还是穿着衣服,只是我的下体贴在妹妹下体上,他说是做爱,干!害得我高中的时候还以为穿着衣服互相压着就是做爱,做爱完了就会大肚子生孩子。
  他要妹妹把小枕头塞在衣服里,扮成大肚子,然后来找他说要生孩子。他把妹妹放在床上,脱下她的裤子,把她双腿分得很开,还用手指弄进我妹妹私处的肉缝里,弄得我妹妹哎哎呀呀叫着,然后就「生出孩子来」,实在太神奇了。我那时不大懂事,妹妹更不懂事,倒也玩得很高兴。
  我读高中时,他已经毕业做实习医生,爸爸妈妈没再请补习老师,因为这曾大哥住得近,所以我经常晚上跑去问他功课,他也乐意解答,还给我补补「性教育」,经常讲一些和女病人之间的艳遇给我听。干他娘的,他真色!而我听他讲这些医生的「免费福利」之后,下定决心要考上医学院,到时世间女人岂不都玩弄在老子的股掌之中?!
  可惜我的成绩就是差了一点点,做医生的梦碎了,我考上大学之后,曾大哥已经自己开立诊所,而且门庭若市,听说他的手法高明,药到病除,这应该是真的,我有伤风感冒肚子痛都去找他,果然很快病好,因为我们很熟,所以每次我去看病,他还是念念不忘跟我讲些「免费福利」,还叫我介绍一些漂亮女同学有病来看他。哈!他也实在太色了吧?
  他的诊所就开在我家附近,我倒是担心妹妹或者妈妈去看他,幸好因为我家人和他是熟悉的,让他检查会不好意思,所以除了我之外,其它家人病了都没去他的诊所,我才放心一些。
  我读大学一年级下学期,也是春天清明节左右,突然发生流行感冒,传染得很快,我家四口(除了已出嫁的姐姐之外)都感冒发烧,我去看曾大哥,很快就好,他们去看另一个医生,病好了又再病了,还连我都再次传染,结果妈妈和妹妹硬着头皮也去看曾大哥医生,果然医术高明,过两天我们全家都病癒。
  后来,我有一次我在大学图书馆碰见他,原来他还兼读××皇家皮肤科深造文凭,这人可真不简单。我们当然又说说笑笑,还一起吃午饭,话题离不开他如何玩弄女病人的性感部位。
  他说着说着,突然伏身向前,轻声对我说:「不说你不知道,你妹妹私处已经长毛,而且是个可爱的三角形!」
  我心里有点奇怪的感觉,讪讪笑说:「你他妈的,连我妹妹都遭你毒手!她只是看看伤风感冒,为什么要看她私处?」
  他嘿嘿淫笑说:「感冒的原因有很多种,她在发育时间,也可能使身体抵抗力降低,所以要检查一下性器官。还有,她的奶子看来只有32B,不是发育很好,你叫她都做些扩胸运动。哈!」
  我说:「干你娘的,你竟然要我妹妹脱光给你看,她已经19岁,不是以前的小学生了。」
  他突然很正经说:「我没脱她衣服看她奶子。」说完又淫淫笑说:「只是伸手进摸摸她的奶子而已。」
  我作弄打他说:「去你的,真无聊!」
  他说:「这是我辛苦读医学的回报啊。」
  我们再胡扯一通,他临走时,还在我耳边说:「别以为你妈妈四十多岁,身裁蛮好的,奶子和阴道还蛮有弹性呢!」
  干他娘的臭穴,连我妈妈都没放过!
  虽然我对乱伦没兴趣,但他讲的却使我很兴奋,因为那时我已经有女朋友,我总是幻想女友生病时,叫她去这位曾大哥的诊所看看病,嘿嘿,照曾大哥这种色中饿鬼的性格来看,我凌辱女友的计划就能轻易成功。当然,我虽然有暴露女友凌辱女友的变态性格,但总不会女友没病把她弄病吧!
  我女友一向身体很好,很健美,很少生病,真的有些小感冒,她也只要喝喝热茶过两天就会好,我根本没有机会让曾大哥医生来「检查」她一下。
  机会终于来了,暑假和和女友去完一趟泰国回来之后,她那又修长又白嫩的大腿内侧,竟然生一些红红的小颗粒,还会有点痒痒。我知道这是因为她穿着短小的热裤,跑去骑大象,大象粗糙的皮和毛刮在她细嫩的皮肤上,出现一些过敏的现象而已。我心里出现莫名其妙的兴奋,忙劝她说:「快去看医生,快去看医生……」
  女友本来还想不去看医生,我当然加盐加醋说那些小粒粒不知道是什么病,说不定过两天会溃烂,以后就算医好了都会留下疤痕,她娇嗲地说:「不要再说了,现在就去看医生吧。」
  哈哈哈!我的计划成功了一大半,我在电话里对她说:「换件裙子吧,如果一会儿医生要看你的大腿,你要脱下裤子时就难看了。」还说得好像替她着想那样,其实我心里已经在想像曾大哥医生把她裙子掀起来那种动人的情景。
  女友经常穿的内裤虽然不是T-back,但都是我喜欢薄丝质那种,医生说不定可以从她薄内裤外看到她那若隐若现的阴毛和私处呢!
  我预先打个电话给曾大哥,曾大哥一听到是我女友来看病,又惯常发出淫笑声:「嘿嘿,老兄,你下午两点半来吧,那时诊所没人,不用等!」
  女友从她家来找我时,穿一件及膝的连衣裙,很端庄大方,我心里扑扑跳,心想:「现在还是端庄大方,纯情淑女,待会你这裙子就会给曾大哥掀起来,嘿嘿!曾大哥这么色,你一定逃不过他的魔掌!」
  女友看着我若有所思,还以为我担心她穿崩,就说:「不要担心,我这样穿就不会穿崩!」她拉起裙子给我看。
  我一看,刚才兴奋的心情全降温了,原来她在裙子里加穿一件安全内裤,那裤子是白色四方的,裤脚刚好在大腿那些小粒粒的上方,安全裤紧紧包着她的下体,虽然曲线还是显现出来,但完全不会有我想像那种若隐若现的情景。唉!好失望,我想这次连这色名远播的曾医生都没法佔她什么便宜。
  到了曾大哥医生那诊所,果然没人,连护士也没有,一般诊所都是下午三点开到晚上七点,我知道曾大哥是特地早来。我拉着女友的手进去诊室,曾大哥和我打个招呼,叫我女友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女友知道我和这医生是相熟的,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向曾大哥微微笑。
  曾大哥向我女友笑笑,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总觉得他是对着我女友淫笑,他对我女友说:「你的皮肤很好啊,天生丽质,还要看皮肤吗?」
  我女友说:「我大腿生一些小颗粒,我去……」
  未等我女友说完,曾大哥已经「噢」一声说:「不用说了,你掀起裙子,我看看就知道。」
  我女友不好意思地拉起裙子,两条光滑白嫩嫩的大腿全都露了出来,虽然我知道她里面穿着安全裤,但女友在男人面前拉起裙子的动作也使我兴奋莫名。裙子拉到大腿上,她的安全裤都能看见时,她指指两腿内侧的红斑,说:「就是这些。」
  曾大哥拿起放大镜,在她大腿照照,还嫌有些小粒粒看不见,就把左手放在我女友的大腿上,扯开一起,右手的放大镜贴近那些小粒粒,直至把右手也放在我女友的大腿上。曾大哥果然不负色名,就这么简单几下子手势已经能顺理成章地摸我女友的大腿,我裤子里的大老二不知不觉地胀大起来。
  曾大哥抬起头来说:「这是从猪或大象皮肤上传来的『网状玫瑰B疹』,我想你应该是去了泰国骑大象之后才生小疹,不会是去乡下骑猪吧!」说完,「哈哈」乾笑两声。
  真是不错,看得真準,我之前并没告诉过他什么,他也能看得出。女友连忙点点头说:「是,泰国那里天气很热,所以我穿热裤就去骑大象。」听她的语气就知道她也很佩服这个医生,当然她还不知道这个曾经是我补习老师的医生倒是很好色的。
  曾大哥很正经地说:「这种B疹不是太难医,只要吃吃药擦擦药膏就会好,但最怕是扩散感染到其它地方,你的皮肤很幼细,所以特别容易受到感染。」说完指指那张诊断床说:「你这样坐,我看不清楚,你躺在那里让我看看有没有扩散。」
  我女友平时最爱护皮肤,现在听到可能会感染其它地方,就很担心,立即照医生吩咐躺在床上。曾医生把她的连衣裙拉到她的小腹上,我女友两条白白的长腿和安全裤都暴露出来。曾大哥把双手按在她膝盖上,然后向两边分开,我在他身后一看,那情景女朋友倒真像快给他姦淫那样,曾大哥用放大镜在她大腿内侧看,而且越看越向上,还要拉起我女友安全裤的一角来看。
  他在我女友大腿离她私处只有半寸的地方摸摸,问:「这里会不会痒?」
  我女友摇摇头又点点头说:「有一点点。」
  他脸沉了一下,说:「嗯,看来已经有点向周围扩散,你拖了几天才来看医生?」
  我女友忙说:「我们从泰国回来才三天,这会不会很严重?」
  曾大哥脸色很严正说:「不会太严重,只要没有扩散到性器官就不会有太大问题,否则以后生孩子会传染给孩子。」
  他妈的!有这么严重吗?我也听过在泰国骑大象或到非洲骑驼鸟,皮肤都可能会有敏感,但没人说过会有这么多的后遗症,我想这只是曾大哥拿来唬人的幌子。干他娘的!我想他百分之百是看见我女友这么标緻,开始动了色心吧!
  当然,这样正中我下怀,我凌辱女友的心理又再起,落井下石地说:「哗,这么严重吗?曾大哥,有没有办法根除?」我女友见我这么紧张,也觉得问题很大,尤其是影响下一代,影响我们将来的幸福?!
  曾大哥拍拍我的肩说:「先别紧张,我再看看扩散到哪里。」回过脸去对我女友说:「你外面这件短裤要脱下来给我看看。」
  我女友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是给医生检查,但这总是个男人,我看到她的脸有点红。
  曾大哥说:「你不想在这里检查,可以去里面检查,你男友不会看见。」
  干!还想单独和我女友相处!好在女友觉得还是在这里有男友保护会安心一些,就说:「就在这里检查吧。」
  她对我是很信任,很依赖,见我和曾大哥是相熟,所以比较放心,她没想到其实我有时我会出卖她,让她被凌辱。另一方面我也佩服这曾大哥很能用计,我也明白为什么我妈妈和妹妹来看他时,会心肝情愿脱下衣裤让他检查。
  女友开始脱下安全裤,我的心就突突地跳,哈哈!干她娘的,刚才出门时还以为穿了安全裤可以万无一失,现在还不是要脱下来!女友的安全裤脱下来时,我看得两眼都呆住,她里面竟然是上次我买给她那件又薄又小的丝内裤,虽然胯间那里有两层,但从外面还是能看到她胯间私处黑乎乎的阴毛位置,她平时只会和我造爱时才穿这件,今天可能以为有件安全裤可以安全一些,里面才穿这么的小内裤。
  曾大哥低声对我说:「你女友的内裤好性感喎,你真幸福!」我想他宽阔的医生袍里面,大鸡巴一定像我一样竖起来。
  女友脸红红的,不敢看我,又躺回那检查床上,曾大哥打哈哈地说:「别不好意思,我们这些医生看得很多,都惯了。」
  我女友还道歉说:「对不起,是我不习惯这样而已。」
  曾大哥走近她,我看到他又用放大镜照着我女友的大腿,另一只手继续向上摸,后来整个手背都贴在我女友私处那鼓起软软的阴唇上面,虽然是隔着内裤,看觉察到女友身体禁不住颤抖一下。干他娘的!哪里有看皮肤的,要搞到摸女孩子的小穴?!
  曾大哥回头看我,有点不好意思,便作状把放大镜递给我说:「你也看看,这里有些灰白的小点,再两天又变成红粒粒!」他手指指着我女友的鼠蹊部位。
  我根本就没看到有什么灰白小点,只见女友的很细腻的肌肤,他又说:「这里也有,这里也有,你看见吗?」一边指给我看,一边把我女友胯间的内裤向左拨去,女友的毛毛都露了出来;再拨一下,连阴唇也露了出来,我的心快要跳出来。
  我看到曾大哥的手指按在我女友的阴唇上,我女友又颤抖一下,薄内裤有点微湿,我知道女友很敏感的,平时我稍摸她几下,她已经动情得流出淫液。干!她现在给大哥摸摸也会有反应呢!
  他指指我女友的阴唇说:「这里也有一些,不太多,别担心!」然后低声对我说:「你女友的这唇唇很鲜嫩呢!」
  干!他到底在帮我女友看病还是在玩弄她呢?
  我没责备曾大哥,还跟他配合地说:「连这阴唇也有感染,会不会传染到阴道去呢?」我看见女友也很紧张的神色,知道她一定会同意我的问题,她不会想到我正想出卖她。
  曾大哥有些吞吞吐吐说:「有可能,有可能。要不要检查一下?」
  女友的脸更红,她看着我,好像在徵求我的意见,我故作犹豫说:「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安全吧。」我女友也点点头说:「好吧,不过曾医生,是不是可以根治啊?」
  曾医生说:「根治是没问题,就是怕传染到各个地方而不知道就不好。」
  曾大哥刚说完,就把我女友胯下的内裤拨向一边,使她整个小穴部位全露出来,两片嫩嫩的阴唇包着中间一条细缝,他用手指把她两片阴唇打开,我女友的小穴这时完全暴露无遗,鲜红的穴肉稍稍悸动着。我女友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看见她小穴已经有透明的液体渗了出来,她的眼睛半闭着,尽量避免给我看见她害羞的神色,但她两颊绯红已经难以掩饰。
  「嗯……还好,只有少量感染,不要紧,只要吃三天药,然后擦擦药膏就行了。」说完他开了药单,因为护士不在,他亲自到药房里取药。
  我女友连忙整理好衣服,对我说:「刚才没办法,他是医生,给他看了我下面,你不要恼我。」
  我忙安慰她说:「不要紧,最重要是医生,不要影响以后我们的儿子。」其实我刚才见她给这好色的曾大哥打开小穴时,我老二胀得像木瓜那样大。
  她娇嗔地说:「谁说我要跟你生孩子?我还没想清楚要嫁给你!」
  我们在嘻闹时,曾大哥走回来,把药包递给我,说:「这些药丸每种每天吃四次,每次一粒,这药膏每天擦三次,最好先洗一下再擦。擦的时候要有技巧,慢慢擦,用阴力,擦久一些会有点热,这样阴阳调和就会容易好。」
  干!明明是西医,也讲阴阳调和。
  见我们点点头,他对我说:「最好你帮她擦,因为有些部位她自己擦比较不方便。」说完对我眨眨眼。
  我故意装不懂说:「曾大哥你说要用阴力,又要擦到有热度,我不明白怎么擦。」
  他好像得到至宝那样说:「那我要示範一次给你们看才行。」说完又要我女友躺在检查床上,把她的连衣裙拉到她肚子上,这样连她小肚脐也露出来,下体只有那件小内裤。
  女友这次没有刚才那么害羞,任由曾大哥把她双腿拉开,他用手沾了一些药膏,擦在我女友的大腿内侧,然后用手掌在她大腿上轻轻顺时针方向抚摸着,我听叫女友深呼吸着,双腿想闭起来那样稍稍颤抖着,内裤胯间已经变成深色,湿了。
  曾大哥又悄悄跟我说:「你女友很敏感呢!你看都湿了,要是我再进一步,嘿嘿……」我不置是否。这个好色的医生当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对我女友说:「阴部也要擦擦。」也没等她同意,就用两根手指沾了药膏,左手把我女友的内裤向左边一扯,右手的手指就按在她的小穴口。
  我女友轻轻地「啊~」了一声,我知道她可能会忍不住。结果当他把他两根手指插进她小穴里时,她开始崩溃了,纤腰微微扭动,嘴巴张开发出动人的呻吟声:「医生,不要……不要了,我很痒,不能再弄……」双手来推开他。
  曾大哥是个识途老马,知道我女友是个爱面子的女孩,不能够强来,就说:「我看你们都懂了那就好了。」
  我也不敢再继续凌辱女友,怕她知道我的居心,于是说:「明白了,谢谢曾大哥。」
  曾大哥又恢复医生严肃的面孔说:「别客气,三天之后,再来找我看看是不是完全好了。」
  临走之前,曾大哥给我一小瓶药水,又对我眨眨眼,说:「把这个放在橙汁里给你女友喝,包你有意想不到的情趣!」
  我明白他的意思,也知道他这里有不少催情药,不过很昂贵,这次肯给我一瓶,相信因为他刚才在我女友身上得到不少「医生福利」之后才愿意免费给我。
  当我们走出诊室时已经三点多,外面等候几个老头死盯着我女友,我这时才想起刚才女友给曾大哥弄得发出呻吟声,这几个老头可能是在怀疑是我女友发出的,我女友羞红着脸,拉着我的手匆匆离开。
  曾大哥为人好色、医德很差,但医术却很高明,两天之后,我女友已经全部好了,不过外用药膏我们则用足三天。这三天共擦九次,其中三次是我帮女友弄的,因为要等她家里没人才能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虽然我得到三次的手欲,只可惜女友怕传染给我,不让我和她造爱,每次都只是用手把她挖到高潮。
  经过这一役,我总是回想那天女友给曾大哥挖得呻吟连连的情形,鸡巴老是胀起,女友又不给我跟她造爱,实在忍无可忍。突然想起那天曾大哥送给我那瓶催情药,内心挣扎要不要用,我一心想和女友做做爱,但又不知道那药物有没有副作用,最后当然情慾战胜理智,刚好星期天我爸爸公司去旅行,妈妈和妹妹都跟着去,我推说大学功课很忙,没有去。不用说,我叫女友上我家。
  我看着女友把那杯加有催情药的橙杯一喝而光,坐在沙发上,本来想和我一起唱MTV,结果不到五分钟便整个人倒在沙发上。她身上穿着短袖花衬衫和短裙,这么一倒,裙子都掀起来,两个圆圆屁股包在薄薄的内裤里,性感极了,我轻轻摸摸她的屁股,她稍微动一下身子,鼻孔发出哼哼的呻吟声。这催情药可真厉害呢!
  或许各位有看过我之前所写的文章,都知道我有这个人在这种关键时刻就会想出一些凌辱女友的招式,这一次也不例外,我魔鬼的本性又把我善良纯洁的本性吃掉,我觉得上次给曾大哥挖我女友的小穴还是不够……
  我打电话给曾大哥,假装有点紧张说:「曾大哥,你那药很厉害,是不是有毒?我女友一喝就昏倒不醒,现在怎么办?」
  曾大哥慢条斯理地说:「嘿嘿,那是叫俗称『忘我』的迷幻药再加一些西班牙苍蝇提炼化学物,她不会有事的,两小时后她会恢复理志的,你好好运用一下这两个锺吧!」
  我不让他脱身说:「你可不可以上来一下看看她,我怕她真的昏了!」
  他说:「我们本来约好是今晚,我现在和梁医生在玩撞球……好吧好吧,我上来吧,是在你家吗……」他好像不太愿意,最终又要来。
  嘿嘿,我的凌辱女友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好,先把女友整弄一下,好让曾大哥这色鬼有机可乘。
  我于是把女友的乳罩乾脆脱掉,衬衫钮扣多解开两颗,这样她胸口一大片裸露出来,两个大乳球能在胸口看到一大半,稍微衣衫不整,她两颗乳豆都会夺衣而出,然后把她的内裤拉一半下来,就是上半边屁股连屁股沟都露出来,前面连阴毛都显现出来,当然还是用那短裙稍稍掩饰一下。
  我仍让她侧躺在沙发上,我退后几步看看,果然非常性感,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有忍不住「要上」的感觉。
  本来以为百无一疏,怎知道我开门时,进来的除了曾大哥之外,还有个四十来岁戴眼镜的男人,是梁医生,我和他见过几次,是曾大哥的师兄兼好友,我招呼两人坐坐时。
  曾大哥坐在沙发旁,拿起他带来的听筒,放在我女友胸前听了一会儿,说:「没事,完全没事,你只要摸摸她,她立即有反应,不信你看看……」说完双手就隔着隔衫握着我女友两个大奶子,捏了几下。
  我女友果然有了反应,「嗯嗯唔唔」哼了几声,身体由侧卧转成仰卧,因为只转身子,衬衫没跟上,结果她左边乳房抖露了出来,呈现在我们三个男人的眼前。
  我本来也是希望这种情形发生,但当时我竟然有点不好意思,就是因为多了一个梁医生。他坐在椅子上,不断打量着我,当然也没放过我女友那个精采的暴露。
  他看见我有点尴尬,便说:「别不好意思,你忘了我是心理医生吗?恕我直言,我看你女友根本没事,而你呢,就是有点喜欢暴露女友的性格,有意安排我们来看你女友的裸体,我说得对吗?」我更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继续说:「我说你不用尴尬,像你的人不少,我自己也是有这种倾向,你有空来我家,我也让我老婆给你看全相。嘿嘿!」
  他的两声淫笑,使我不再尴尬。
  梁医生站起来对曾大哥说:「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妨开心见诚,我除了喜欢把太太暴露出来之外,也喜欢看看别人的太太或者女友,今天胡小弟贡献他女友出来,我们不要错过这机会,也不要让他失望!」
  说完走到沙发旁,把我女友的钮扣再解开一颗,衬衫朝两边一扯,我女友两个奶子都抖露了出来,梁医生说:「一对好奶奶!」说完双手就握上去,慢慢拧捏着我女友的两个奶子,还有手指去夹她的乳头。我女友虽然没醒,但全身已经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把胸部挺起来,让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揉弄她的奶子。
  曾大哥说:「哇塞,有便宜我也要捡!」说完把我女友的短裙掀到纤腰上,把已经掉下一半的内裤扯了下来,然后摸她两条滑滑细嫩的长腿,直摸到根部。我看到他的手指从我女友的阴毛里消失,插进她的小穴,他逗弄几下,我女友的双腿张开着,他就把她双腿扯开,把她双腿弄得像妇科检查那种M字形,我可以看见女友整个小穴都张开,让曾大哥的粗大手指塞进她小穴里挖着。
  「啊……啊……」我女友发出那种可怜的呻吟声,可能是受到药物的刺激,淫水比平常流得多,满溢在沙发上。
  真想不到那个四十多岁、戴眼睛斯斯文文的梁医生也真够放,他集中在我女友的上半身,把她抱在怀里,吻着她的小嘴,舌头深入她的嘴巴里,逗弄她的舌头,我女友很自然也把舌头伸出来让他卷弄着。
  良久,梁医生才回过气来,回头对我说:「你女友真是个骚包,看来她的口技很好呢!」说完把我女友的脸埋在他的裤裆里,我女友竟然很自然吻着他那胀起部位,如果这一切被拍下来,我担保女友以后都没脸见人,当然我不会太过份的。梁医生脱下外裤,我女友就在他内裤上吻,唾液把他内裤浸湿一片。
  曾大哥却是集中在我女友的下半身,他见我女友的淫水不断涌出(真的要用「涌」字,因为实在太多了),便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用舌头舔吸着,舌尖碰到我女友的肉豆时,她全身都抖震,结果刚才才被吸光的淫水又再次涌了出来,还流到屁股上。
  曾大哥的手摸她两个圆圆的屁股,把淫水涂在整个屁股上,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指压在我女友的屁眼上,用力一挤,半根中指挤进她的肛门里,害她淫叫得更动人。他那根手指还挖弄着,把我女友弄得一缩一缩的,我也不知道曾大哥有这种嗜好,我却从来没弄过她的屁眼。
  这时前面那个梁医生的鸡巴已经掏出来给我女友舔,然后整支塞在她的小嘴巴里。女友帮我口交时,都是我躺着,她在我身上舔弄,但这时是我女友躺在沙发上,而梁医生就从上面把大鸡巴塞进她嘴里。干他娘的!我倒是第一次看到嘴巴也是能干的。梁医生屁股一沉一沉,把鸡巴不断插进她的嘴里、喉间,弄得她发不出呻吟声,只能「唔唔」地吃着鸡巴。
  这边厢曾大哥也脱光自己的下身,对我说:「嗯,看看你女友好不好干!」说完就把胀大的鸡巴攻进我女友的小穴里,小穴的淫水够多的,所以他能够一捅到底,他涨红着脸对我说:「来,快看看你女友被干的淫样!」
  他抓着她的滑溜溜的双腿,狠力地把鸡巴一次接一次地干我女友的小穴里,干了三、四十下之后,他稍慢下来说:「干你妈的臭鸡迈,你女友的鸡迈还真好干呢!」
  我这时也看得刺激无分,听他这么说,我笑笑说:「我女友好干就干,别连我妈妈也干!」
  曾大哥「嘿嘿」笑两声说:「来看我的女病人,只要在50岁以下,我都不会放过!叫你妈妈和妹妹再来看两次病,嘿嘿,说不定你全家女人都给我弄大肚子呢!」
  真是干他娘的,鸡巴在侵犯我女友,嘴巴也要佔我便宜。
  曾大哥狂抽弄几十下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整个下体贴在我女友的胯间,很快我看见我女友小穴处挤出乳白色的黏液,我知道他在我女友体内射了精。
  梁医生见他完蛋后说:「你完了,真没用,轮到我吧!」说完把鸡巴从我女友的嘴里拉出来,硬得像大铁棒,他把我女友整个人放在地上,然后压在她身上狠抽狂干。临要射精时,又再抽出来,把我女友的嘴巴打开,像射尿那样把腥臭的精汁灌在她嘴里。
  他们两人退下火线,自己收拾整理衣物,我也伏在女友身上干她,可能是因为刚才刺激太久,抽插不到几十下,腰骨已经一酸,射出精液来,结果给两个医生笑话。
  他们走后,我要收拾残局,原本射完精已经浑身无力,还要收拾各物品,实在很痛苦,原来凌辱女友也要付出代价的。
  果然过了两小时后,女友幽幽醒来,她是个聪明女孩,虽然我已经尽量「恢复原状」,她还是觉察出来。她并没有责怪我,只是在我鼻尖上指一下说:「你呀,要做爱也不用迷昏我吧!我不给你,是因为还不知道那小粒粒好了没有。」
  听她这么说,我倒是很惭愧,女友对我这么好,我还要偷偷让其它男人凌辱她、蹂躏她。
  她在我家里洗了澡,和我吃了晚饭之后,她一直依偎着我,双手有意无意地撩拨我,可能是药力还没全退。突然她抬头对我说:「你刚才迷昏我和我做爱,你有快感,我却没有,我现在突然很想和你……我们快去看医生,证实没事就可以……」
  她平时说不出口的,今天都说了出来,刚才确实只有我们三个男人在她身上发洩,而她还没满足过。
  于是我带她上曾大哥的家,他的家很大,到底是做医生的,赚钱不少。梁医生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见我们来,忙请我女友进去其中一间房里,叫她躺在床上,我又是坐在一旁看着曾大哥再次凌辱我女友。
  他把她的裙子拉起,双手先在她双腿上抚摸查看一番,手指又像第一次看症那样插进她小穴里撩弄。我女友本来硬守的情慾全部崩倒了,全身扭了起来,怕我看见不好意思,竟然闭起眼睛。曾大哥本来两根手指在她小穴口逗弄,她终于忍不住想把他的手推开,却相反地把他的手按向她小穴里,两根手指就这样深深插在她小穴里。
  这时我的手提电话响起,我向曾大哥说对不起,意思是不想妨碍他治病,就跑出厅来,原来是我爸爸打来的电话,他们已经旅行回来,他说:「你妈妈和妹妹都病了,可能是外面天气热,一会儿坐在冷气车,一会儿又晒太阳,现在都有点发烧,你可不可以联络一下那个曾医生,看来她们要去看看医生。」
  我答应后挂了线,要回到房子时,里面已经反锁着,只听见我女友阵阵有节奏的「哼啊」声,和我最熟悉的肉体拍打的「啪啪」声,也隐约能听到液体挤迫的「唧唧」声。
  良久,曾大哥才打开门让我进去,我女友昏睡在床上,除了挂在小腿上的内裤之外,全身赤条条的。
  曾大哥说:「对不起,可能药力没过,所以她还没恢复神志。你放心,刚才虽然醒着被我干,但等一下醒来不会记得清楚。」
  我说没问题,只是帮女友穿戴好衣服,对曾大哥说:「你等一下有没有空,我妈妈和妹妹有点发烧,要来看你。」他故作鬼脸说:「看来她们也要来这间房里让我治一下。」
  我送女友回家休息,所以没等妈妈和妹妹来看曾大哥医生。干!不会那么巧吧,我全家的女人都被这位曾是我补习老师的曾大哥医生玩弄?!
  各位色友,以后看医生小心点,谨记陪妈妈、姐姐、妹妹、太太、女友去看医生,虽然阻止不了医生向你们亲人施禄山之爪,但跟着去可能像我那样可以看到一场接一场精采的凌辱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