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魔王重生 第十一章 风神之门

时间:2018-01-30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6:01 编辑

  望着面前桌上的物品,光陷入沉思之中。
  那个物品是个镶有「风神之珠」的护手,也就是光心目中第四位「四天王」的武器。
  但是,已经过了一星期的时间,光到现在却还是找不到适合的人。
  所谓「适合的人」并不是只要「将死」就可以了,而是拥有「想活下去」以及「复仇」的极强意念才有可能让光「趁虚而入」,进而对她订定契约。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要有相当的自控力,因为光并没对她们进行精神控制,也就是说她们除了对光绝对服从之外,其余思考都是自由的。
  不过关于练华,倒是有些小插曲。
  「远野」是里御三家之一,但是查遍了所有的资料也没发现到练华的名字,所以那时光认为「不过是同姓而已」的想法。
  但是那天光带着练华回来,才发觉到原来练华是奈留的学姐(大两届的),而且那时光才知道说,练华是从母性,而且她的母亲和观铃一样都是被远野家给逐出了(很显然是因为练华的父亲不详的关係),难怪会找不到资料。
  之后奈留曾找过光关于为何会选练华当「四天王」,光只是说:「这一切只是偶然。」而已。
  是啊,这一切真的只是偶然而已,从光自己知道自己体内有魔王的存在开始……。
  「看样子你似乎很心急的样子喔。」若叶的声音出现在光的耳边-若叶一直待在光的身边。
  「也许吧,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光说道:「不过我更担心你。」
  「……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若叶一副「不用为我操心」的表情-在灯光之下,原本应该是雪白的若叶背上的羽翼,现在已经整个变成了灰白色:「就算真的变成堕天使,就算从此无法回到天界,我也不后悔跟着你。就算你厌烦我了,杀了我……」
  「你明知道我不会对你这样做的。」光说道:「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我再怎么窝囊也不会亏待自己的妻子。如果天界要回你,我会不惜一切发动战争,只是为了要保护你。」
  「光……」没再说什么,若叶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突然,「风神之珠」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这……」看到这情景,若叶知道这是「风神之珠」已经找到符合的人了。
  「要跟我来吗?」光站了起来说道。
  「不,我相信你。」若叶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在某个不知名的悬崖的下面,一名穿着学校制服(非光的学校)的少女躺在岩石上面,从岩石上都是血(连脑浆都出来了)的情况看来,几乎没有活的可能。
  而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痛楚,只剩下些许的意识,看不到也听不到在身旁的一切。
  她依稀还记得,自己是因为校外教学而到这座山上的,但是不知道是谁,在路经这个悬崖边时竟然推了她一把,让她重心不稳而掉落悬崖,虽然有同学急忙伸出手想抓住她,但是来不及,只能摸得到袖子而已。
  最后就是「碰」的一声,整个人摔在这颗岩石上面,没有痛楚、但也没有昏厥过去,就这样等到面前逐渐黑掉,身体也已经没有任何的知觉。
  「想,活下去吗?」一个声音传进她的意识之中。
  「谁?是要来带我走的吗?」
  「……没错,是要来带你走的。不过不是天堂或地狱。」
  「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
  「我既然能让你复活,自然就不是那两个地方。」
  「你……能让我活过来?你是神吗?还是……」
  「我可没这么高尚,虽然可以让你复活,但是也必须付出代价。」
  「代价……」
  「……你应该知道你不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而摔下去的吧?」
  「嗯……是因为有人推了我一把……」
  「你不希望找出真兇是谁吗?」
  「我……当然希望……」
  「那,我将赐给你不受现世所拘束的力量、不受时间限制的躯体,只是你的一切,包含自由、灵魂和身体,都将归我所有。」随着声音,一个形体逐渐出现在她的眼前:「愿意不愿意,就在你的一念之间,我不会强迫你。」
  「……」沉默了一会,她说道:「我……并不想要强大的力量或是其他,我只是想… … 想要找回真实而已。」
  「……就算这个『真实』对你而言是残酷的也是?」
  「没错,反正不会再更坏了。」
  「这么说来你是愿意了?」
  「……算是吧。」
  「……那么……」她面前的他伸出右手,瞬间一滴红色的血滴出现在手心上:「接受这个吧,从现在开始,我将成为你的『主人』,,你所有的一切都将以我为依归!」语毕,血滴自手心射出,射中她的额头。瞬间,一股暖意……不,是相当炎热的感觉自额头直流进身体之中,然后她就发觉到感觉正以及快的速度复甦之中。
  「你……到底是谁?主人……」不知不觉地,她的口中说出了「主人」两字。
  「我是草剃光,或者说那个属于魔界的名字……贝鲁沙。那你的名字是?」
  「岚.夜子,主人。」她恭敬地答道。----
  隔天当岚夜子回到学校的时候,自然引起一阵骚动。
  因为夜子自悬崖上掉下来,竟然没有一点伤,这近乎奇迹的事情不传开来才奇怪。
  而且奇怪的是,才过一天而已,夜子带给人的感觉就可以说完全不一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昨天一样(只是额头多出了一个菱形的红色刻印),但是感觉上却比昨天还要显眼,彷彿月亮变成了太阳一般。
  面对同学们热烈的「关怀」,夜子也有点不习惯地,一一道谢之后就快步往教室前进-再不快点就迟到了。
  进到教室,夜子一坐下来就感觉到有股敌意扫到自己身上,但是转头四处看看却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事物。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想到这里,夜子也只好当作不存在,準备上课的相关事宜了。
  中午,吃完饭后,夜子正要离开教室,一个声音叫住了她:「等一下,夜子。」
  「小雅?」夜子转过头去:是邻居兼同班同学的深村雅。
  深村雅神色凝重地说道:「等一下……有空吗?」
  「是有空……发生什么事了吗?」看见小雅的神色不太对劲,夜子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小雅说道:「到体育器材室一趟好吗?我有事……要你帮忙。」
  「不能在这里说吗?」
  「这是……私人事情,我不想让大家知道。」
  「嗯……我知道了,上完厕所后我会去的。」
  「嗯。」点了点头,连谢谢也没说,小雅就离开了教室。
  「……发生了什么事呢?」带着怀疑,夜子往厕所的方向移动。
  刚踏进体育器材室,就听到一种浓重的喘气声。
  那是种尽力压抑自己冲动的喘气声。
  「小雅,是你吗?」知道里面已经有人的夜子,立即确认对方的身份。
  「……来了吗?夜子……」是小雅的声音,但是语气却表现出十分的激动。
  「小雅?」
  「为什么…为什么连天也这样眷顾你……」小雅的声音显得十分激动:「摔落悬崖也毫髮无伤……」
  「小雅,难道你……」听到这里,夜子的心里已经有个谱了-虽然他自己不太愿意去承认。
  「没错,将你推落悬崖的就是我。」而小雅的回答也如夜子所料:「没想到天……还是不从我愿啊……」
  「能说理由吗?」夜子也尽量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问道:「我们两个从小就在一起成长,你应该没理由……」
  「没理由?」小雅的语气带着苦笑:「从小你个个都是拿第一,在你身边的我都只能捡第二。在人群之中你总是成为焦点,而我却只能跟在你身边的份,聚光灯从没有自动打在我身上过。」
  「……」
  「我受够了……只要你消失了,第一就是我的囊中物了……」不知何时,一个闪光物出现在黑暗之中:应该是小雅拿出了刀子了吧。
  「没想到……『真实』会是这样……」没有崩溃,也没有生气,夜子现在有的,只有无奈和心痛:「没想到多年的友谊,竟然比不上一时的虚荣……」
  「你懂什么?那种一直被人们认为『只能当第二』的心情你懂什么?」听到夜子的话,小雅的情绪几乎是快爆发了。
  没再回话,夜子举高右手,瞬间本来黑暗一片的体育器材室突然光明起来-不知是谁打开了灯。
  「什……」小雅吓了一跳-这里面应该没人才对……。
  「虽然知道你常会钻牛角尖,没想到你竟然会钻牛角尖到这种地步……」夜子一脸茫然:「真是抱歉,没能体会到你的心情……」
  「你怎么可能了解我的……!?」说到一半,小雅突然发觉到夜子的脚底下竟然没有影子。
  没有影子?难不成……
  「正如你所见的,我……早就已经不能存在这个世界上了。」知道小雅发觉到异状的夜子,一脸哀伤,却面带微笑地说道:「也许是神怜悯我,为了让我知道『真实』才让我暂时活着……」
  「我……」小雅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没关係的,我……并没有报仇的想法,因为就算杀了你,我也还是得离开这个世界。」夜子继续说道:「相反的,我得跟你说声抱歉才行,因为我没能顾及到你的想法…… 」
  「不是的,我……」不知为何,眼泪自小雅的双眼流出:「我只是……嫉妒你……嫉妒你所拥有的一切……该说对不起的……该死的……应该是我才对……」
  「别这样子,我真的……不怪你。」夜子依然保持着微笑,但是眼角已经流出泪来:「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脱离我的阴影,一个人好好地活着……」
  「不!不对,我只是……不愿承认我只能依赖你的事实而已……」小雅歇斯底里地叫着,而且还将手上的刀子向着自己:「我……马上……和你一起……」
  「不~~~~~!!!」发觉到小雅的动作,夜子立即动作想要阻止-但是夜子才移动几步,小雅手上的刀子已经刺进小雅自己的胸膛之中。
  「为什么……这么傻呢……」留着泪,夜子来到已经倒地的小雅身边,伸出右手-此时夜子的右眼由原本的黑色变成蓝色。
  原本因为急速失血而将近失去意识的小雅,自心口感受到一股暖意:「夜子……?」
  「你必须……活下去才行……」随着夜子的声音,夜子的身体竟然逐渐消失在小雅的眼前:「这是我……最后能作的……」
  「夜子……」随着夜子消失在小雅的面前,小雅也失去了意识。-
  当小雅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医院的病房之中了。
  据说小雅除了表面的伤口之外,伤口内侧并没有事。
  但是小雅自己知道,那是因为夜子的关係,自己才能免于一死。
  之后经由询问小雅才知道,夜子的尸体竟然是在发现夜子的岩石底下发现的,而且依然是一点外伤都没,表情十分安详。
  至于之后小雅身边所发生的事,那都已经是以后的事情了。----
  在医院的远方大楼顶上,利用望远镜观看小雅情况的光,放下望远镜,问着身边的夜子:「这样就可以了吗?」
  「是的,这样就……可以了。」夜子说归说,眼神却露出一副依依不捨的样子。
  之前的情形,其实是光利用魔力做出一个除了不具生命之外,和原版一模一样的翻版放在岩石底下,再加上夜子的演技,成功地让大家出现「夜子其实已经死了」的假象。
  只是这么一来,夜子就没办法再回到她所熟知的地方继续生活了。
  「主人……其实没必要为我作那么多……」夜子低着头说道,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滴落地面。
  「我只是处理善后而已。」光用手拭去夜子脸上的泪水:「该作的事情都处理完毕之后才没有后顾之忧……只是,真的不回去看看你的父母吗?」
  「不……」听到光的话,夜子猛摇头:「我怕……我会忍不住……」
  「……是吗?」光收起望远镜的时候,夜子扑到了光的身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光没有阻止她,只是扶着夜子的肩膀。
  夜子哭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但是她的手却依然紧抱着光的身体不放。
  「主人……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夜子的语气突然变得极为平静。
  「拜託?什么事会需要拜託我?」光有点怀疑地问道。
  「抱我。」
  「?」
  「让我的身与心……全部属于主人一个人的……」夜子抬起头来看着光,泪水还挂在夜子的脸上:「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依靠谁……」
  「夜子……」光没有回答夜子的话,只是擦乾了夜子的泪水:「再哭下去会丑的喔。」
  「主人……啊~」还没回答光的话,夜子一声娇呼-原来是光的手已经不守规矩地在夜子的裙子内探索着。
  光才刚摸下去,就发觉到夜子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块:「怎么这里也在流眼泪呢?」
  「那里……不是……啊~~」那里第一次被男人摸,夜子的心里感觉到又痒又舒服只是搂着光的脖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喜欢我这样做?」
  「不…不是这样…」听到光的话,夜子把腿张的更大,脸颊也已经泛着红潮:「请主人 …尽情地…玩弄我…我…啊~~」话还没说完,夜子身体一阵痉挛,大量的液体穿过内裤,瞬间沾满了光的手。
  「好像……多得太离谱了些。」望着全被液体黏着的手,光苦笑着。
  因为刚才的高潮,夜子其实已经站不住了,只是依靠搂住光的脖子的手硬撑着。
  「来……」光把夜子抱起来,然后让突然冒出来的触手打开裤子拉练,露出已经涨到发紫的分身。接着就是把夜子的双脚打开,露出已经湿到滴出蜜液的内裤。
  「主人……」夜子闭上眼睛,等待着主人的恩宠。
  「要来了喔。」光用触手把夜子的内裤分到一边,露出同样是湿透的阴户,然后让夜子的分身往下沉去,直到分身进入夜子的体内。
  「啊嗯~~」不知为何,夜子一点痛都没感觉到,所感觉到的只有无穷的涨满感,若不是夜子清楚知道自己所抱着的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不然说不定还以为自己早已经不是处女了。
  而光也在突破那层阻碍物之后,发觉到夜子一点痛苦的感觉都没有,于是开始进行活塞运动,顶的夜子是「啊.啊.」地叫着。
  「主人…好棒…棒…我……啊啊~~」没多久,第二次高潮立即涌了上来-恐怖的是喷出来的阴精竟然沖得差点把光的分身给冲了出去。
  光继续抽插着-高潮之后的夜子阴道急速收缩,竟然紧到光抽插的十分吃力,还得连手扶着夜子的腰部上下移动才能顺利运动。
  过了半小时之久,夜子已经洩了超过十次以上,洩到原本抱着光的脖子的手都放了下来,两眼失神地倚在光的身体上,表情却是十足的满足样。
  而光也发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强到连自己都惊讶的样子,站着还抱着夜子做活塞运动,过了半小时的时间竟然还一点都不累,再作几个小时都还游刃有余。
  「主人…还要…把我…插翻吧…」舒服的眼泪流着,夜子以细微的声音说着:「请… 尽情地发洩…发……啊~~」话未说完,夜子又洩了一次。
  「唔~~~」而光也顺势把精液射进夜子的身体之中。
  「啊~~~~~」突然地,夜子的身体整个僵硬,像是触电一般直立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张大着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然后,又重回到光的身体上,一句话也不说。
  光放下夜子的脚,结果夜子的脚还购不到地面,夜子就这样被光的分身插着「吊」在空中。
  「等一下回去之后,我再介绍其他的成员给你。」光靠在墙壁上,望着有点阴暗的天空说道。
  「……主人曾说过,我加入之后『四天王』就到齐了。」夜子说话依然很小声-显然力气还没回复:「那,接下来呢?主人想要这个世界吗?」
  「不想。」光斩钉截铁地说道:「这种事情一作下去,就等于是把以后的乐趣都抹消了,更何况这么做只是自找麻烦而已。」
  「那主人……」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光说道:「现在的我,只想好好享受现在悠闲的生活而已。」
  「主人……」
  「夜子,」光说道:「变成你右眼的『风神之珠』绝对具有你想像以上的力量,若非必要绝对不能乱使用,我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是,主……啊~」夜子正要回答,下体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好了,要继续的话,等到回家再说吧。」光移动夜子的腰部,让分身离开夜子的身体-拔出的瞬间,大量的淫水混合物「啪」的一声洒在原本就已经湿了一大块的地面上。
  看着起码超过奈留五倍以上的量,光也看傻了眼。
  「讨厌啦,人家又不是故意这样的。」知道光傻眼的原因,夜子红着脸说道。
  「我又没责怪你的意思。」两人整理好衣物之后,光说道:「我明天会安排你入学的相关手续,不过为了以后方便,我会以岚野夜子的名字替你办转学手续。」
  「谢谢主人。」对于光的安排,夜子十分感激地说道。 ----
  「四天王」到齐了。
  但对于草剃光来说,这不过是「整个计划」的第一步而已。
  而接下来,就是等待。
  等待什么?
  等待着破坏「现有秩序」的「愚者」出现。
  既然光对「征服世界」没有太大的兴趣,反而,「保护世界」对他而言兴趣还比较大。
  未来的世界对他而言,充满着不确定的跃动感。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