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操了瘫痪的大姨姐

时间:2018-01-28
我叫刘清风,和我媳妇小朵结婚三年了,我们的小日子一直都很幸福快乐,可是去年四月的一场车祸,让小朵受尽打击,也给我们带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那是一个週末,小朵的姐姐小糖开车载着我的岳父岳母一起出去自驾游,车在高速上被爆胎的大卡车捲入了一场惨烈的碰撞,后排的岳父岳母没有系安全带被甩出,双双遇难,驾驶位的姐姐小糖倒是因为系着安全带和气囊弹开保住了性命,却因为腰椎受创,双腿自膝盖以下关节失去了活动能力。她的行走只能靠双手扶着行走架,用胯部挪动双腿「行走」,腿不会打弯,根本没法走远,所以基本靠轮椅,除了特殊时候起来「走」几步。
失去双亲,小朵倍受打击,开始一段时间一直以泪洗面,大姨姐小糖更甚,自从出事一直在深深的自责中,曾经一度想要轻生,在我的安慰和劝说下,两姐妹才为了彼此,慢慢的坚强起来。可是我和小朵的二人世界也被打破,为了照顾她,小糖住在了我们家。
我真的像对待自己亲姐姐一样对待她,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只是我和小朵要肩负的更多。我们白天去上班,小糖自己在家,下班就匆匆赶回来,怕她有事。我们以前经常去看电影,自从出事就再也没有去过,因为不能把小糖自己留在家里。我们以前肆无忌惮的做爱,在家里的每个地方,现在只能偷偷躲在房里,还不能大声。以前的星期天,小朵只穿着丝袜,在屋里走来走去,然后我可以挺着大鸡巴去追她,现在不可以这么做了。甚至看电视也不能两个人偎依在一起。
小糖的行动不便,我们上班的时候她上厕所勉强可以自己解决,洗澡却必须小朵陪同,偶尔出去散散步,也要小朵推着她。可是乘电梯到一楼以后,出单元门还有一段台阶,没法用轮椅,就只有我背着她或者抱着她下去,小朵把轮椅拿下去。我说过我把她当做姐姐照顾,从没有非分之想。可是就在背她的那几次,我感觉到她的不大的乳房压在我的背上的隐约肉感,抱她的时候,感觉到她瘦弱的肩膀苗条的腰身和大腿,我才感觉到原来她也是一个刚二十九岁的风韵女人。
小糖本来就是个恬静的人,不像小朵那么活泼。她以前是一个老师,现在因为伤残,只能退养在家,男朋友从知道她站不起来的那一次探望以后再也没了蹤影,加上失去双亲的痛,她再也没笑过,我感觉她活着完全是为了小朵。而小朵即使再苦,她还有我,我是她的幸福和快乐。小糖就比较可怜了。有时候我真的想,我也成为她的幸福和快乐,而这种念头产生的一刻就被「良知」打败,立马又消失了。
小糖不漂亮,脸上有稀疏的痘痘,身材平平,以前我觉得她除了高一无是处。她172公分,却不到100斤,肩窄,胸不挺,腰细,臀不翘,就只有腿长。不像我的小朵,虽然只有165,可是奶挺屁股翘,腰肢细,胯微宽,真的女人味十足。我每次都喜欢让她跪爬着,从她身后插她,趴在她背上,用手摸她垂下去的奶子。我们很喜欢这个姿势,又深又舒服。总得说,曾经我一度认为小糖不是我的菜。后来我知道,肉好吃,青菜也别有风味,那是后话。
小糖再一次笑,是今年正月初六,距离去年四月出事10个多月了。我和小朵带她去看了一场电影《猛龙过江》。电影院没有无障碍的座位,所以,她进去和出来都是我抱着的,小朵负责拿轮椅。整个电影还是有几处搞笑的,可是她没有笑,我们俩也没笑。不过看起来,她心情不错。
电影结束了,我们走出影院,我把她轻轻的放在轮椅上,天空飘着小雪花,世界洁白,我们推着小糖朝着停车那里走去,突然她对小朵说:「朵儿,姐总用你的男人当苦力,这个欠你的账可怎么还啊!小朵说:「咱姐俩一条命,我的都是你的,不用还,我就想你能高兴起来。」然后眼泪啪啦啪啦就掉下来了,又怕姐姐看见,就扭过头去擦了一把,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小糖也笑,笑的眼里都是泪。我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小糖已经与命运讲和了。
我端详这个女子,因为长时间在室内,她肤白如雪,神态恬淡,身材细长,像一根豆芽菜,楚楚可怜。那一刻我决定,我要用另一种刻骨铭心的方式疼爱她。
转眼出了正月,小朵要跟单位出去交流三天,临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照顾姐姐。我一一答应,却在心里盘算,我要怎么小糖一个春天。
小朵走了的第一天是週五,我知道我除了週五晚上,还有一个週末的时间来完成我的想法,我下班早早地回家做饭,然后和小糖一起吃饭。
吃过饭,我进厨房收拾,她在看电视。我从厨房出来,她就摇着轮椅準备进屋子了。我们虽然一起生活了快一年,可是没有小朵在还是第一次,她有些不适应。
我一把扶住了她的轮椅,我说:「姐,再待一会,我跟你聊聊天。」她说:「不了,我困了。」我说:「那我推你进去。」然后我把她推进去,接着要将她抱到床上,她推辞说:「我自己能行。」我没有停手,硬是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然后把轮椅推到一边,我感觉到她的推辞和尴尬,我有些动摇了,我怕伤害她,于是我就出去了,给她把门带上了。
我在沙发上沉静了一会,想了很多,终于打定了主意,我要爱她,痛是一时的,幸福是一生的,我要爱她一辈子朵一样。
我到了她的门口,轻拧门把手,慢慢推门,床头灯已经关上,我轻轻的踏进去。灯一下亮了,小糖开了灯,她用手臂撑着床,探起上半身说:「什么事?」
我坐到她床边,说:「姐,我想让你做我的另一个妻子。」
「你疯了吧!滚出去!」小糖很生气。
我不再说话,一把抱住了她。她因为长期活动受限,身体很无力,我很轻易就按住了她的双手,我用一只手攥住她的两只手,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双小朵的连裤袜,我将小糖的双手捆住了绑在床头上。小糖一直在叫喊王八蛋、放开我、你个畜生之类的话,可是这些话不但没有伤害到我,反而让我好兴奋。我绑好她以后,先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用我的内裤揉成了一团,塞住她的小嘴巴。然后我把屋里的空调打开,将屋子里的温度调到很高,就全部掀开被子,小糖穿着真丝的睡裙,我给她轻轻的掀起,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蕾丝小内裤,白皙的双腿好长好细,很柔软,肌肉很软,医生说她只是运动神经受影响,感觉还是正常的,所以我知道,她能感受到我的抚摸。我从她的脚尖开始亲吻,一直到大腿内侧,我没有着急去拔开她的内裤,我继续向上,吻过她平坦的腹部,然后到胸部,她没有穿胸罩,两个小奶子不大,可是乳头粉红像一个花生米,乳晕小小的,如硬币大小,我亲吻她的奶子,舔过乳晕,轻咬乳头,在两个奶子之间互相变换着舔咬,用手指拨弄乳头,揉捏小奶子,别有一番风味。我亲吻了好久,唑的她的乳头都有些红肿了,我才甘休,抬头一看,小糖满面泪水,头髮淩乱,头摇摆着,想要喊叫却只有喉头髮出的呜呜声,她这个样子,让我一阵心疼。
我伏在她耳边说:「姐,我爱你,我要你,我要你一辈子,你别难过,我给你幸福。」
然后我知道,要继续办正事,也许女人只有经历过大鸡巴的抽插才会真正爱你。她因为双腿不能动弹,所以下身一直很「配合」。我分开她的双腿,把内裤拨到一边,毛茸茸的阴唇就漏了出来,我轻轻的舔着她,然后我把她的内裤扒下来,又分开她的双腿,分的很大,呈M型,我看见大阴唇分开,小阴唇露出来,暗红色的木耳,然后我用手指轻轻的分开她,看见了一个粉红的洞口,我伸出舌尖,轻轻舔弄,我感觉她在颤抖,我又舔到了阴蒂,她剧烈的一抖,阴道口突的然有汁液流出,我一阵兴奋,原来她真的只是运动神经受损,感觉还挺灵敏嘛。
我知道一个女人的理性正在瓦解,而性慾和快感在袭来。我将舌尖探入她的阴道口,灵活的舔弄,她的屄口越来越多的水流出,我听到她的呜呜声仿佛多了些妩媚少了些戾气。我觉得是时候了,我向上一爬,抱住她,手扶着又硬又烫的大鸡巴,轻轻慢慢的插入她的阴道口,我感觉到她的腰肢在扭动,想要摆脱,可是她那么虚弱,根本抵抗不了我压住她的力量。
我顺利的插入了,就当鸡巴进去快要三分之二的时候,我感觉仿佛插到了子宫口,原来她这么高的个子,阴道竟然这么浅,而且紧紧的感觉,比小朵还要紧实,小朵紧实是因为小朵有意无意在使劲夹我,倒是小糖的阴道却是天生就窄,仿佛她有些疼,在努力扩张来适应大鸡巴,却还是那么紧。我的鸡巴不算太长,只有14公分,只是很粗。
我慢慢的抽插,感觉很紧却很润滑。我节奏慢慢的,深情的插,有时候九浅一深,有时候三浅一深,有时候连续三下都很深。我发现小糖不再哭泣,她的脸蛋儿竟然有些发红发烫,我亲吻她的脸蛋儿,当我将她嘴上的内裤拿掉亲吻她的嘴的时候,她竟然一下子咬住了我的下唇,我感觉一阵剧痛,她的脸近在毫釐,我看见她的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盯着我。
我没有放弃,继续抽插,慢慢加快,力度加重,我感觉整个鸡巴都要进去了,她的阴道在变长,更潮湿,却依然紧绷,很热,在跳动,她的牙齿慢慢鬆开,我嘴上的痛感减弱,最后没有了,只剩下火辣辣的酥麻感。终于小糖的嘴里发出一声啊的呻吟,我知道这个女人臣服了,她回应了,我更加卖力,屄里的水流下来,湿了我的阴囊,湿了她的屁股,她身体扭动,闭着眼睛,不住地呻吟,我知道她很幸福。经过一阵疾风暴雨,我的洪水闸门崩裂,全部献给了她。
在那刻,随着我射精的抖动,她的屄在一下下的抽搐,她的整个身体在抖动。我知道我成功的将她带上了云端,直到射完了,我退了出来,我并没有要马上打扫战场,我知道女人的高潮消退很慢,我轻轻的抚摸她的脸,跟她接吻,她也回应我,然后我亲吻她的腋窝,腋毛毛茸茸的,很可爱,我又向下,亲吻她的全身,直到脚趾,吸吮每一个脚趾,将她的屄用她的内裤擦乾,然后用舌头温柔的舔了一遍。
我解开她的双手,正準备亲吻她的嘴,啪一个大嘴巴子甩在我的脸上,然后是她嚎啕的哭声。我没有放开她,轻轻的搂着她,没有安慰没有解释,只是不住地说「我爱你糖糖」。
过了许久,她说:「抱我洗澡。」那一刻,她真正是我的女人了。
「抱我洗澡。」小糖冷冷的说,但是我知道她已经开始接受了。
「我放水去,亲爱的等我。」我喜出望外,在她的小嘴巴上轻啄一下,给她盖上被子,我就沖进了卫生间。
我打开浴霸,放了大半浴缸的热水,调好温度,然后就进屋去抱小糖,我全身赤裸,刚才一番鏖战一身的汗还没有全干。我掀开被子,小糖面无表情,还是冷冷的,我抱起她,她没有说话没有搭理我,她皮肤细滑,身体柔软,我怕她冷,就使劲把她往怀里搂,然后快速的三步两步来到卫生间。
迈进浴缸躺下,把她平放在我的怀里,我在下,她在上,她躺在我的怀里,两个人都浸在了热水里。「你滚出去!」小糖冷冷的说。
「糖糖,我爱你,我要疼爱你一辈子。」
「我怎么对小朵交代!」小糖说,我的心头一喜,原来她并不是从心里讨厌我,而是担心跟小朵交代,我有点怀疑,照顾她这么久,她是不是有些喜欢我了。
「小朵说了,她的都是你的,我会对你们俩都好,你放心。」
我不再说别的,我的下身硬了,我掰过她的脸开始亲吻她的嘴,然后左手绕过她的腰不老实的摸她的胸,往下摸她的阴蒂,上上下下,在她的三点游走。小糖有些兴奋,呼吸变些许急促,她上身别过来,侧着躺在我身上,迎合我的亲吻,也方便我抚摸。
我起身出了浴缸,抱住她把她平放在浴缸里,拿了个一个充气枕,让她躺在热水里,然后把她的两条腿曲起,两只脚放在浴缸沿上,这样她两腿之间就有了空间,我迈进去跪下,然后挺起大鸡巴,插进她的屄里,在水里的感觉轻飘飘,又很有阻力,让我一阵阵的眩晕,兴奋异常。
小糖面色潮红,闭上眼睛,轻咬着嘴唇,看起来很享受,我摸她水里的奶子,她就伸出了双手,一把搂住我的脖子,然后我两手撑着浴缸边沿,她吊在我身上,两个人紧紧的抱着,慢慢的抽插,两个人的下身完全浸在水里,这种做爱的美妙真的无法形容。 我们都没捨得换姿势干了二十多分钟,我不住的摸她的小奶子,亲她的嘴,吸吮她的乳头,最后越来越快的抽插,两人接近癫狂,激起了欢快的水花,最后我忍不住喷薄而出。小糖啊啊地叫出声来,紧紧的咬住我的肩膀。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
潮涌退去,我把她抱住来,擦乾,用浴巾抱住,刚要把她抱到床上去,她说:「清风,我要上厕所。」
「好啊,来吧!」我像抱小孩子尿尿一样,用两手把住她的双腿,让她依靠在我胸前,阴户朝着马桶,我说:「尿吧,糖糖。」
「讨厌,我这样不行……尿不出来……你放下我吧……」小糖说着,脸红的像要出血。
「尿不出来啊,我帮你。」我把她放在洗手台上坐着,然后分开双腿,我跪下来,一头扎进她的两腿之间开始吸吮,当然不是沖着阴道口了,而是往上一点尿道。
「啊!放开,坏蛋!」小糖忍不住扭动,用手揪我的头髮,往外拉我,「忍不住了,坏蛋,闪开!」小糖一边说着,一股水流就从尿道口喷水,喷了我一嘴,我用舌尖使劲一顶她的阴蒂,哗啦啦,一发不可收,一股尿液刺了出来,冲击着我的脸,我没有躲,接受着小糖圣水的洗礼,有十秒钟之久,慢慢的水流小了,最后没了。
小糖长出一口气,我抬头看她,她闭着眼睛,正陶醉在释放的轻鬆快感中,我忍不住笑了,她一怔,睁开眼,看见满脸水滴的我,「啊」的一声,脸似滴血,说:「你都噁心死了。」
我嘿嘿笑着,拿起花洒,给她洗洗阴户和阴毛,然后给她擦乾,又把自己从头沖了个乾净,再把地沖洗乾净。
我抱起小糖,要回卧室。「髒鬼,放开我……」小糖娇嗔的说。回到床上,我们偎依在被窝里,我紧紧抱着她,抚弄她的奶子,玩弄乳头。小糖挣脱出来,翻了个身,背对着我说:「车祸毁了我的身体,你毁了我的灵魂。」我从身后搂住她,紧紧的,然后开始心理攻势:「小糖,我是真的爱你,我想疼惜你,我们就这样厮守一辈子好不好?」
「可是,小朵怎么办」
「我们三个也会幸福的」
「这怎么行,小朵怎么会接受。」
我发现她其实已经接受我了,只是担心小朵。「放心,我有办法,我跟她说。」我把她翻过来,紧紧搂在怀里,点着她的小鼻子说:「你是我的心肝儿,一辈子的,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睡吧!」
第二天我醒来,身边的被窝空了,可吓坏我了,我光着就跑出了卧室,跑的太急,咚一声踢到了客厅的茶几,小腿骨一阵钻心的疼,却发现小糖在阳台上,坐在轮椅上晒太阳。
她听见声响,回过头来:「怎么了你?」我扑过去,一把搂住她:「刚才没看见你,吓死我了。」
她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她的面前,伏下身,摸摸我撞肿了的小腿说:「刘清风,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你是一个畜生,可是你又对我对我们那么好……」
「哈哈,那就是一个任劳任怨的牲口呗.」我乐了,打趣说。
「快进去穿衣服,被邻居看到了怎么办。」小糖说。
「好」,我推着她从阳台回到客厅,转身把窗帘拉上了。
「干嘛啊?」
「爱你!」
我跪在小糖面前,亲吻她的小脚丫,把她的粉红拖鞋脱下,捧起她的小脚,亲吻她的脚趾,脚背,小腿,然后往上,掀起她的睡裙,亲吻大腿,然后舔她的毛毛。
「抱我起来,不要在轮椅上!」小糖说,「我不想自己像个废人。」
我抱起她:「你不是废人,你是我的小美人鱼,你上岸以后,我就是你的腿。」
我把她放在沙发上,这次我让她趴在沙发背上,两条腿跪着,我知道她的腿无法用力,所以我用两手把住她的腰,帮她用力。然后我把早已雄起的大鸡巴,从她身后插进去,慢慢挺动,小糖兴奋了,不住的哼哼。
我一边插她一边伏在她的耳边说:「叫老公。」
「老公……」小糖进入状态了,我加快加重,「糖糖,我爱你!」
「老公,轻点,疼。」
「老公,使劲!」
「老公,我要来了……」
「老公……啊……啊……老公……老……公……啊……」
我一次又一次的送她入云端,借着晨勃的劲头,整整做了40多分钟,最后小糖瘫软如泥,我就把她平放在沙发上,大大的劈开双腿,起劲的抽插,疯狂的做,她已经迷离了,我也射了出来,俩个人一起颤抖,然后昏昏沉沉的睡去。
当我醒来,我躺在沙发上,这次小糖还在怀里,乖乖的趴在我的胸前,大眼睛闪烁着水汪汪的光彩,看着我。两个奶子,就紧贴我的胸肌。
「糖糖,我爱你。」
「老公,我也是。」
我抱起她,给她穿上衣服,让她坐在沙发上,给她打开电视,然后就这样大鸡巴耷拉着,光着屁股进了厨房,然后喊:「糖糖,吃什么?」
「蔬菜沙拉和可乐鸡翅。」
「好咧!等一会儿就有的吃了!」
就这样才一晚就像真正的夫妻一样了。但是我知道,等小朵回来,还有很难的功课要做。
小朵回来的前一晚,我和小糖放肆的做着,就像这是最后的时光,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在她的屁股底下垫了两个枕头,她的阴户高高的张开,我使劲分开她的双腿,埋头给她舔弄着,我从她的屄口往下,舔到她的肛门,刚刚我们才一起洗了澡,我故意给她洗了那里,我就想要亲吻她的屁眼,可是我并不想插,我那么爱她,不想伤害她。我舔弄她的肛门,小糖的阴道里汁水氾滥,一直流到了肛门,我借着润滑,将食指扣了进去,小糖浑身颤抖:「不要,老公,不要……」
紧张的括约肌箍住了指头,我只放进一个指尖,我并不想伤到她或弄疼她,我只是想刺激一下她的神经,增加一点害羞的感觉。我将手指头拔出来,「啵」的一声,我继续舔弄,一边反转身子,使两个人呈69的姿势,小糖从来没有给我舔过,我也没有要求她,我爱她,我不会让她做不喜欢的事。我只是埋头苦干,用尽技巧舔弄她的屄。就当我卖力之时,突然感觉下身被一个暖暖的肉肉的东西包裹住了,我知道,小糖含住了我的鸡巴头。她口活儿根本不行,齿感很重,没有小朵嫺熟,就像小朵的第一次生疏,让我生疼。
小朵的第一次是给了我的,那时候我们刚刚上大二,暑假出去玩,住在了一起。说一句闲话,我不是处男,我在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去学车,跟一个学车的女孩谈了一场不到俩月的恋爱,却跟去她租住的房子里打了十几次炮,最终因为发现她跟别的男生有事而分手,却留下了一身武艺。所以跟小朵,我是有「工作经验」的,小朵却是刚毕业的,那次我插进去以后感觉有东西在阻挡,一使劲把小朵都疼哭了,拔出来,我才发现丝丝血迹,小朵的第一次就被我鲁莽的给佔有了,因为她说很疼,所以没有接着插,就让她给我口,当时不知道疼惜她,根本不知道顾及她初经人事的羞耻感,一味要求她。第一次她给我吃鸡巴齿感很重,我竟然还有点生气,总拿她和电子厂的那个婊子比,那个婊子吃过的鸡巴可能比她的屄毛都多,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是个傻逼。
把话题拉回来,小糖的口活儿让我认为,这是她嘴巴的第一次。我现在知道享受这个感觉了,不能光是性的感官,这里面有女孩子的付出,她第一次是多么大的勇气做这件羞耻的事情,如果没有爱,我认为不会做的,我应该珍惜。我们就这样互相舔弄着,努力取悦对方。过了很久,我起身,回到传教士的姿势,小糖身体不便,我们只能用这个姿势。我插进去,亲吻着她的嘴巴,开始了攻势,俩人配合越来越默契,一会就将小糖送到云端,我也崩陷交货了。
完事后温存一会儿,收拾现场,小糖说:「明天小朵就回来了,我们忘了这两天吧,重新开始。你要答应我,不然我只有去死了。」我没有说话,捧起她的脸亲吻着。
「你回自己房里睡吧!」小糖说。我还是没说话,吸吮她的乳房。最后她歎了口气,哭了起来。
我轻轻吻掉她的泪:「放心,不负你,不负小朵,我能解决。不许再拒绝我。」
然后狠狠地插入,鸡巴因为这几天的疯狂,有些软,我却插的特别动情,小糖也特别动情。我知道,我们在做爱,是爱,不仅仅是性交。我爱她,爱这个不幸的女孩儿,疼惜她,甚至超过了小朵。
小朵还是回来了,我请假一天去接她,回来以后,她就像一个快乐的小鸟,给我和小糖讲这个讲那个,给小糖带了礼物。小糖有些心事重重,可是小朵也没有察觉,因为本来小糖就很安静。晚上,我和小朵乾柴烈火,她久别重逢忍了好几天了,而我却在这几天释放尽了激情,只能强打精神陪她闹腾,激情过后躺在床上,我有些忐忑。我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
「小朵,我想让姐姐快乐起来,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
「我也想,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我有,但我不敢跟你说。」
「说啊!有什么不敢!快说,怎么办。」可见小朵对小糖的关心。
「让她做一个正常女人,享受还有的快乐?」
「啥意思?你是说让她……跟我们刚才一样?」
「是啊,不知道行不行。」
「你是个变态吧!姐姐现在这个情况……而且哪个男的愿意娶她,就算有,我也不希望我姐姐嫁,因为肯娶她的肯定是有缺陷的!」
「我没缺陷。」
「什么?!」小朵震惊了,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刘清风,你说什么?」
「我已经跟她做了,我强姦了她,然后我们很和谐……」
小朵的嘴巴张成了圆形,眼泪在眼里打转,「刘清风,你在骗我……对不对。」
「你接受吧,我愿意,对小糖也好,只是差你接受,我们三个会幸福的。」
「我操你妈!」小朵扑上来劈头盖脸的抽打我,我紧紧抱住她,「小点声,别让小糖听见!」
小朵还在哭闹抽打,突然厨房「哗啦」一声,我一怔跑出去,发现小糖在厨房,手腕滴血,一把刀扔在地上。我抱起她,喊小朵,小朵出来,我俩刚做完爱,都光着,她拿来药箱,用绷带给小糖缠住了伤口,我们胡乱穿了衣服,我抱着糖糖,小朵去取车,然后一路狂奔到医院。好在伤口不深,小糖没事,住院一周就可以回家了。
病床前,我们三个面面相觑,最后小朵先开腔:「姐是你自己愿意的吗?」
「对不起,小朵。」
「愿意就行!我的就是你的。」
然后转过脸,对我:「俩人够不够?」
「啊?」
「我问你,还会不会有别人?」
「不会!绝对不会!」
「那就行了,好好过日子,伺候好我和我姐!」
小糖愣住了,我也很吃惊。我知道小朵是个爽快女人,可是从来不知道她竟然心这么大,我也算有福了。
过去一个周,小糖的手腕拆线了,我们回到家,我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吃过晚饭,小朵把小糖扶到沙发上,然后自己也坐下,俩人偎依着,喊我:「老公,给姑奶奶打洗脚水。」
我只好放下手里正在洗的碗筷,屁颠屁颠去打水,端着两盆水出来,把四只漂亮的小脚放进盆里,一手一个盆,给揉搓着,下体的大鸡巴就挺立起来了。
「想要俩媳妇就得付出双份的努力。」小朵没好气的说,小糖却满脸通红。然后,小朵突然站起来,赤脚就走了,说:「老娘来事了,你去找我姐睡吧。」然后进了房间。
我知道她在说谎,还有10几天才到日子。我没搭理她,给小糖把脚擦乾净,抱起来,跟着小朵进了房。
「你干嘛,放下我,我要回我自己房间。」小糖喊。
「你出去,今晚我自己睡。」小朵也叫喊道。
「都别闹哈,今晚我要左拥右抱。」我现在只有没脸没皮了。把小糖放下,反正她跑不了,然后一把搂住小朵,开始扒她衣服,她开始反抗,慢慢的半推半就,一会就被我插了进去,小糖就侧躺在床的最边上,背对着我们,捂着脸,蜷缩着。
「刘清风,啊,啊……我……操你妈,啊……使劲……你个畜生,你个大鸡……巴牲口……」小朵一直骂我,却压制不住呻吟,我知道她已经离不开我的鸡巴了,我将她抱住了一翻,让她在上面,观音坐莲坐在我的身上,两手扶着我的大腿,然后一拍她屁股,说:「小骚货,自己动!」然后她就开始自己上上下下的用屄套弄我的大鸡巴,深浅快慢都是她操控,我只需要挺着腰板来承受就好了。
我腾出空间与精力,一把把小糖搂了过来,然后扒她的衣服。「不要……清风不要……」小糖捂着脸,小声呢喃。我不理会她,将她拉过来,趴在我身上,然后抚摸她的奶子,摸了一会感觉她乳头很硬了,开始哼哼唧唧的呻吟了,我又把她一把推倒,然后将她两腿掰开,让她骑坐在我的脸上,我开始把舌头伸进她的屄口,给她舔弄。弄得她一阵阵颤抖。
在我下身忙活的小朵越来越快,每一下都将我的鸡巴整个吞进去,我知道她要高潮了,突然她狠狠地坐了下来,就没有再抽出,我的大鸡巴深深的插入,我能感觉到她的子宫口在吸吮我的龟头,然后一阵阵热乎乎的汁液流出,浸润我的鸡巴,我知道她丢了。可是我强忍住了兴奋,没有射,我知道,我还有一个姑奶奶得服侍,我使劲呼吸几口,平复心情,然后继续舔弄小糖。这时候小朵起来了,一头栽到旁边,喘息着,昏昏欲睡。
我就把小糖倒了一个个儿,然后把腿分开成M型,开始抽插她。「清风,轻点!」
「叫我什么?」我使劲挺进鸡巴,小糖的阴道浅,经不住我刺扎,一阵疼,就喊,「啊,老公,老公,轻点。」
「姐,小时候抢你的零花钱,我拿老公还了哈。」小朵竟然没睡着,调笑的说。
小糖面红耳赤:「朵儿,姐姐……」
「别说了,快爽吧小浪蹄子。」小朵站起来,一下子跨骑在我脖子上,毛茸茸的浓密屄毛刺扎着我的脖子和耳后,然后揪着我耳朵说:「狗东西,原来这么不是玩意,老娘从20岁就跟了你,就你一个男人,没想到你竟然操别的女人,还操我姐姐。」
我呵呵笑着,喘息着努力抽插小糖,小糖呜呜的呻吟着,双手紧紧捂着脸。
「老婆,到前边来,我给你舔舔屄。」
「嗯呢,来。」小朵从我脖子上下来,转到前边,一手扶着床头一手抓着我的头髮,一只脚踩着我的肩膀,一只脚站立着,然后把屄贴在我的面前,我一边舔着她的屄,一边使劲插着小糖。
这样玩了有五分钟,小朵有些站不住了,小糖也好几次高潮了,有些迷离,我也感小腹部一阵阵的激灵,最后崩馅在小糖的屄里,全部射了出来。
我一阵放鬆停止了舔弄小朵,小朵也瘫软下来,我躺在中间,左边搂着小糖,右边搂着小朵。大家喘息着,小朵玩弄着我的鸡巴,我用右手绕过她的肩膀,玩她乳头,小糖在我的臂弯中闭着眼,紧紧搂着我。
我打趣道:「左手百合,右手玫瑰,我怎么这么幸福。」
「我要当百合。」小朵抗议说。我反驳说:「你不像,你是玫瑰,你带刺。」
「我也不像,我都残了」小糖闭着眼说。
「你是,最美的,百合,纯净高洁。」我亲了她一口说。
「我更他妈纯洁,我跟你的时候是处女。」小朵撇嘴道:「她都跟她男朋友睡过了,好伐?」
「早知道不告诉你了……」小糖一脸通红:「就一共两次而已……」
「哈哈哈,谁没有点过去啊,不提了,他肯定不如我,对吧?」我笑道,可是心里却酸酸的。
「嗯呢!」小糖羞红了脸。她比小朵经历的次数少,因为性格内向,这么害臊,小朵被我调教的在床上跟女优似的,都快不知道害臊了。
「呸,刘清风,你有什么过去!就觉得你怎么那么会干这种事,老实交代!」小朵竟然听到了重点。
我必须死不承认:「我的过去只有你!除了你就是日本女优了,不过她们我看过没操过。」
「我只有你们姐妹俩,这辈子就只有你俩,如果以后我敢有别的女人,就让我被雷劈……」死字还没出口,两只小手就捂住了我的嘴。
我知道,幸福的春天开始了。
【完】